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楼诚衍生】【谭赵】如何舍得不遇见

第一次参加,不妥见谅~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如果没有遇见你

ooc也见谅orz,艾特下亲爱的 @春草柳鸣

以下正文。

——————
充满节奏感的音乐,舞池里摇摆的人群。

赵启平一向是一个敢玩敢做的人。

这又是一个深夜泡吧,英俊潇洒的赵启平,他的朋友们都已经逐渐找到了女伴,相继离开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而他还在那里,等待最后的狩猎。

吧台边的那个女孩子,胸大屁股翘,长得又漂亮,是赵启平最喜欢勾搭的那种类型,她已经拒绝了非常多个前来搭讪的男生,一杯一杯孤独的喝着酒。

赵启平整整衣领,确定自己还是平时的副衣冠楚楚的样子。

走到跟前才发现那只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子,虽然她很努力的想把自己打扮出成熟的样子,但是脸上的青涩还是暴露了她的年龄。

赵启平虽然荤素不忌,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没有禽兽到那个地步,刚准备离开,那个女生却开口了:“你……要陪我聊聊天吗?”

赵启平考虑再三,还是坐了下来……听那个女孩子讲了两个小时的话。

故事还是老套的,大概就是喜欢上一个男孩子,最后还是被男孩子甩了的故事。但是那个女生看起来很伤心很难过,很孤独……赵启平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最后只好说了一句:“等你再长大一些就会明白,伤心,难过,孤独,都不是事。”

最后的赵启平,什么都没有钓到,一个人走出了酒吧,空荡荡的大街上什么都没有,路边的便利店亮着昏黄的灯光,店员无聊的托着腮望着手机。

他忽然觉得非常无趣。

回到家,入室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客厅的空气是冰凉的,厨房的冰箱里什么都没有,锅碗瓢盆几乎没有动过的痕迹。

赵启平喜欢睡大床,床是大的,可是他的心是空的。

他今晚喝了很多酒,本来想找个女孩子和她一起共同看看星星和月亮……可以的话再发展发展关系。如同他以前寂寞的时候做的那样。

但是今晚的床,看起来太空了……赵启平可以想到它有多么的冰凉……他也许喝了太多的酒了,感觉头有点疼,摸索着去拿醒酒药。

赵启平匆匆吃了药,衣服都没有脱就直接倒在了床上。最后的意识是,也许这个家太空了,他想找一个人,起码可以在他喝多的时候给他吃药,他头疼的时候安慰安慰他。

第二天被电话铃吵醒。赵启平头疼欲裂,但还是摸索着接了电话。

按理说今天赵启平是轮休的,但是忽然出了一场大型车祸,医院急缺人手,便匆匆叫了赵启平去。

赵启平忍着头疼起床穿衣,医生这个职业就是这样,他虽然平时下班浪荡了点,但是他有自己基本的职业操守。可他还是忽然很心疼自己,也特别特别想要有个人来心疼心疼自己。

到了医院又是两场大手术,四个小时的手术下来,赵启平几乎下不来手术台。勉勉强强在护士长的搀扶之下回到了办公室,护士长忽然对赵启平说:“赵医生你也不小,该结婚了……身边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待着照顾你,不是也挺好的?你瞧这中午的,累成这样你连口热饭都吃不上,要是有个人肯愿意给你送饭,那……”

后边护士长是如何推销她表妹的,赵启平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他只是觉得自己非常的寂寞,寂寞到他尽管已经很累了,今晚却还是不想回家,不想回家打开灯后呼吸空无一人的室内的冰凉的空气。

他还是选择了酒吧。

——

谭宗明从今天早上开始就非常的忙。他手上掌握着数百万的资产,同时也掌握着数百万员工的未来。

他身边的朋友也一个个相继的结婚生子。有的感情很好,有的感情不好。只有他一个人如同孤独的小白杨,依旧单身。

他的房子可比赵启平的房子大多了,也比赵启平的房子空多了,他谈过恋爱,却一直找不到结婚的感觉,他的年龄也很大了,家里的父母当然也一直在催,可是他还是拖着拖着,直到拖到现在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该结婚了。

陈家小姐许家小姐林家小姐,他不知道这些小姐们到底是喜欢他,还是喜欢他的钱,但谭宗明的确也不是那种迂腐到一定要找到一个真爱的总裁。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也不是不会考虑这些小姐们,结婚嘛,搭伙过日子而已。

但下了班之后他还是决定去酒吧里找一次艳遇,他已经下定决心认认真真的谈一次恋爱,但是谈这次恋爱之前,让他享受最后一次419吧。

——

赵启平一向都是男女通吃的,酒吧里刚刚进来的那个男人的确很符合他的胃口,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气质都是一等一的。但是赵启平今晚没有那个心情,酒吧越热闹,他觉得自己心里就是越空。

他想起爸妈催结婚的电话,又想起护士长对他说的话,叹了一口气。他也许,真的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

由于他的长相出众,工作也很稳定,性格也不错,身边的莺莺燕燕向来不少。他想……他也许可以找一个很喜欢他或者也不是那么喜欢他的女人,他自己呢,也或许有那么点喜欢她,又或许没那么喜欢她。然后呢,结婚生子,过一个普通的生活……当他喝醉的时候她就给他煮一碗醒酒汤,他加班回家的时候打开门,起码能看见满室的灯光。

赵启平,承认吧,你该结婚了。

赵启平有点烦躁,抓起钥匙离开了酒吧。

——

赵启平今晚似乎格外的多愁善感,他仰起头,亲亲谭宗明的下巴:“老谭,假如我没有遇见你,假如那天我要走的时候你没有拉住我…………”

谭宗明笑着搂紧了他:“傻瓜,我哪里舍得让你一个人……我哪里舍得不遇见你。”

END.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