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我想要一个小可爱……会督促我写文(附加督促学习就更棒了) 的那种…
互相督促也可以啊……
我真的要废了。救救孩子。

【鼠猫】【全国1卷盲狙】2035的你 。

诈尸系列……一度想放弃手里的狙击枪【嘤】,还开镜干啥!国家喊我去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啦!

私设鼠猫现代,缉毒警官的故事【私设有纰漏的地方多多谅解orz】

ooc慎

——

01

“包局,这次卧底行动的人选定下来了吗?”

“还没有确定,不过上面的意思应该会让展昭去,他有经验,对冲霄那边也熟悉。”

“包局,我想去。”

“这……白玉堂……你才入队没几年,要说经验……”

“我小时候就是混黑长大的,我更适合去那里卧底。”“包局,我会做好的,相信我。”

02

2018年6月,在边境名为“冲霄”的小镇,缉毒队伍把以赵爵为首的跨国贩毒团伙一网打尽,此次行动多亏了警方的一名卧底里应外合。这名警官在任务最后身份败露,不幸身亡,年仅23岁。

03

“猫儿,你说我40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白玉堂坐在展昭办公室沙发上看着展昭。已经到下班的点了,勤勤恳恳的展警官仍然看着手上的文件。

“估计还是这样……小孩子脾气。”展昭看都不看他,继续看手里的文件。

白玉堂被他怼的顿了一下:“是是是,展大警官成熟稳重,临危不惧……不知道是谁昨天被我调戏了两句就臊得跑了……”

展昭抬起头瞪了他一眼,脸有点红。

“行了,我勤劳的展警官,”白玉堂走过去抽出他手上的文件,“别研究那个贩毒团伙了,这也不是你着急这一时就可以解决的事情,走走走,下班了下班了……”

白玉堂自然的拉着展昭:“今天白爷爷带你吃鱼去,走吧展警官。”

04

“唉,说真的,你觉得我40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啊?”

展昭想了想,放下手里夹鱼的筷子:“那你觉得,我44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展警官嘛……”白玉堂乌黑的眸子在展昭脸上转了个趟,“还是那个公私分明,刚正不阿的榜样楷模咯。”

展昭听他插诨打科的语气,却只是闷闷应了一句:“到了44岁了,还是个榜样楷模,也不错。”

白玉堂觉着他语气不太对,却也不好深究,转了个话题:“说了你了,你说说我呗。”

“你四十岁的时候?都说四十而立,你四十岁的时候,莫约也会事业有成,说不准能破获好几个案子,名声在外,但也平平安安的,守得住脚下这一片辖区,也算圆满了吧。”展昭闹不过他,还是想了想,认真的回答了。其实他不求白玉堂功名富贵,只要顺遂康健,真的就足够了。

“嗯,我觉得挺好的,”白玉堂想想17年后的自己,“可我看,最重要的是得有一只猫。要不然总归一个人过,也太寂寞了些,得有一只黑皮小猫,平日里看起来不近人情,可甩甩尾巴就能让五爷我跟着一辈子……是吧,猫儿?”

白玉堂慢慢压低了声音,那一声“猫儿”,轻飘飘的,儿化音声调微微上挑,带着白玉堂有磁性的声线,扑腾着滚进展昭心里。

“嗯。”展昭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脸红,眼眶也有点发酸,带着点不易察觉出来的鼻音,应了一句。

05

回到家白玉堂闹了展昭半宿,可第二天还得上班,两个人精神头都不大好,一到单位,就迷迷糊糊的被抓去开会。

“……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在这期间,法治的进步……”

领导在滔滔不绝,白玉堂昏昏欲睡。

“2035年。”展昭忽然出声。

白玉堂从半梦半醒之间回过神来:“2035年?怎么了?”

“2035年的时候,我就可以见到白玉堂40岁的样子了。”展昭故意不看他,眼神看向窗外,自顾自的回答道。

白玉堂回过神来:“那挺好的啊,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和44岁的展昭度过了整整17年了。”白玉堂看着展昭的侧脸,衬着窗外的青葱绿树,白玉堂恍惚的觉得展昭仍然像是他17岁时在高中第一次遇见他的模样,他一路追随着他的脚步,一晃六年也过去了……他们未来还有更多,更多的六年,甚至是17年。

展昭转过头来,刚好对上白玉堂灼灼的目光。四目相对,仿佛是金属钠放进水里,在空气里有噼里啪啦微小的化学反应。

“猫儿,我想亲你。”白玉堂忽然开口。

“接下来有一份上边的通知,比较重要,希望大家严肃一下会议纪律……”

开会的人群中模模糊糊的讲话声一下子消失了,大家默默收起手机,掏出笔记本。只剩白玉堂“我想亲你”的尾音在空中慢慢飘散。

展昭总觉得领导的目光一直往他们这里瞟:“好好开会,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06

“展队,你来一下。”刚刚离开会议室,包局就叫住了展昭。

“好的。”展昭本来同白玉堂一同去办公室,“我去一下。”想来应该是冲霄的那件案子,没由来的补了一句:“很快回来。”

“去吧。”白玉堂看着他的背影离开,目光深邃,好像在看一个不会归来的人。

展昭并没有遵守“很快回来”承诺,这一次谈话足足谈到了下班时间还没有结束。白玉堂靠在包局办公室外的走廊的墙上,一下一下抛着手机。

白玉堂的眼睛无意识的盯着对面雪白的墙壁,手机被随意的抛起,又精准的落回手中,他并不关注手中的起起落落,只是出神的盯着墙壁看。

“白玉堂,干什么呢?”丁月华踩着小高跟啪嗒啪嗒的走过,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无比清晰,但是白玉堂仿佛听不见,仍旧出神的看着墙壁。

丁月华见他不理睬,轻轻推了推白玉堂的肩膀:“白玉堂,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怎么让展警官到了44岁还是榜样楷模。”白玉堂挑着自己想的内容,随口回答了一下她,“对了,冲霄的那个案子上面有什么其他消息没有?”

“没听包局说起过,估计还是用那套卧底的方案吧。”作为警局里为数不多的妹子,丁月华常常给包局打下手。

“好吧。”白玉堂眸色沉了沉,“展昭和包局在里面开小会呢,我等他下班,你先回去吧。”

“行,”两人平时就形影不离,丁月华也不多想,“那我先走了。”

丁月华刚走,包局办公室的门总算开了,展昭和包局一前一后走出来。

包局看见白玉堂愣了愣:“玉堂还没走啊……要不要一起搭我的车回去?”

“我等展警官一起走呢,不用了,家里离的不远,走两步就到了。”

“那我就先走了,”包局又看看展昭,“你们两个都是我们警局的栋梁之才啊,要好好表现,警局的未来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啊!”

白玉堂觉得有些奇怪,也只能笑笑,展昭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07

看着包局离开后,白玉堂看看展昭,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回家吧。”

“行。走吧。”

为了上班方便,两个人在警局附近租了一套小房子,两个人搭伙一起住,生活就充满了烟火气。

展昭从包局那里出来后就一直闷闷的,吃过晚饭便说要出去走走。白玉堂正挂着围裙洗碗,听展昭要出门连忙跑出厨房,手上还沾着白色泡沫:“我马上洗完了,你等我一会?”

“没事,我想自己出去走走。”

白玉堂了解展昭的个性,也不强求:“好吧,等你想找人陪了就找我。”

等展昭出了门,白玉堂匆匆冲掉手上的泡泡,给包局打了个电话。

“包局?您在家吗?有点事找您……去您家里说吧,您方便吗?”

08

“包局,这次卧底行动的人选定下来了吗?”白玉堂不愿意废话,开门见山。

“还没有确定,不过上面的意思应该会让展昭去,他有经验,对冲霄那边也熟悉。”

“包局,我想去。”

“这……白玉堂……你才入队没几年,要说经验……”

“我小时候就是混黑长大的,我更适合去那里卧底。”“包局,我会做好的,相信我。”

撇开资历不谈,白玉堂确实更合适。看着白玉堂坚定的眼神,包局缓慢的,慎重的点了点头。

09

展昭又梦到了那天,白玉堂在办公室里忽然笑眯眯的问了他一句:“猫儿,你说我40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他说,只要黑皮小猫甩甩尾巴,他就会跟他一辈子的。

他说,一个人过的生活,总归是太寂寞了。

他说,他想看到44岁的展警官仍然是一个公私分明,刚正不阿的榜样楷模。我做到了,可他呢?

他说他想亲我,可我没有等到那个落不下来的吻……

44岁的展警官还住在原来租的小房子里,即使警局早就搬走,这里到警局要跨过大半个市区。

住在这里,每天早上醒来都像是白玉堂还在身边,整个房子里充斥着白玉堂和展昭一起生活的那一股烟火气。

太阳渐渐升起,展昭从梦中醒来,梦见了白玉堂,算是一夜好梦。

展昭对着空气轻轻的说。

“白玉堂,2035年了,早上好。”

【楼诚衍生】【贺陈】你敲我的门(上)

商业分析专业研究生贺涵×工艺美术系陈亦度

私设良多……ooc 预警

————

陈亦度第一次见到贺涵是在新生大会上,贺涵那时是研究生二年级,作为迎新的代表。陈亦度作为新生代表,才刚刚大一。还是懵懂无知的样子。

贺涵当时刚刚见到他,还笑他满脸还是刚刚经历过高考的沧桑。

那时的陈亦度看着贺涵,一个高了他整整五届的学长,觉得研究生二年级,真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而此时这个遥不可及的学长就站在他面前,面对贺涵的调侃,他有些窘迫,只能尴尬的点点头。

“你是哪里人?”贺涵忽然发问。

“啊……哦,上海的。”

“呀,老乡。”贺涵笑眯眯的盯着陈亦度看。陈亦度有些意外:“真巧啊。”

“是啊……留个电话吧。”

这也许就是陈亦度当初被贺涵拐骗的开端。当开学后的第一次老乡聚会,贺涵拉着陈亦度说:“这是我勾搭的学弟,叫陈亦度。”

陈亦度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有没有脸红。

贺涵的研究生生活其实和陈亦度很不一样,但是……就像你喜欢一个人之后,会发现本来毫无交集的TA在你的生活中忽然无处不在,陈亦度也发现,贺涵无处不在。

中午食堂吃饭的偶遇,早晨教室走廊的偶遇,傍晚心情不好出门散步都能碰上……

“怎么一个人散步?”贺涵走到陈亦度身边。

“你也不是也一个人?”陈亦度心情不大好,语气有点冲。

“怎么,连学长都不叫了?”贺涵忽然想伸手摸摸陈亦度的头,他一向很有行动力,狠狠的摸了摸陈亦度那一头梳的整齐的毛,风吹过来,发尖在他手心轻轻的刷过去。贺涵觉得手心很痒,心里……更痒。

陈亦度一愣,很快低下头躲开:“……学长……抱歉,我心情不太好。”

贺涵看着陈亦度潮乎乎的眼睛,那声学长,带着几分无奈,几分正经,还有几分委屈。

他就这么看着陈亦度黑亮的眸子,那一声学长,撒娇一样,声音仿佛带着浪潮,一头撞进他心里。

“对于今天解决不了的问题呢,不要烦躁,因为明天……还是解决不了,”贺涵看着他,“心情不好就顺其自然吧,为了你这声学长,我带你出去放松下?”

“啊?”陈亦度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拉到了研究生公寓。贺涵塞给他一台笔记本:“你先玩着,我请你吃饭。”

“怎么……学长要下厨吗?”

“你想多了……”贺涵笑着弯了弯眼睛,熟练的打了个电话,“君子啊……远庖厨。”

无非就是给自己不会做饭找一个借口罢了,陈亦度哭笑不得的打开电脑,贺涵也极其自来熟的养他身边一坐:“看个电影?”

两个人就一起缩在贺涵的床上看了《这个杀手不太冷》,吃了一顿意外美味的外卖。

“对于今天和明天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呢,不要烦躁,反正明天之后还有明天,生活嘛,总得有希望,”贺涵倚在门框上送陈亦度离开,“再不济你还有我这个看学长……虽然我已经是研二的老腊肉了,但是照你一个学弟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住202,记住了,”贺涵扣了扣门牌,“有事没事,都可以来敲门。”

陈亦度没说话,沉默的点了点头,即将消失在楼梯口是,给了在门边的贺涵一个在贺涵眼里足以“沉鱼落雁”的笑容。

反正贺涵当时心里就想到了“沉鱼落雁”这个词,回头还特地问了隔壁中文系研二的同学,如何形容一个男孩子,笑起来把人心里都照亮了,被隔壁同学一句“别祸害人家学弟了”的玩笑话怼了回来,倒也没再纠结。反正就是好看啊,好看到他觉得心里亮堂得跟着砰砰砰的心动。

【你敲我的门,叫我如何隐身。】

何况陈亦度这个门,敲得贺涵心都跟着荡起来了。

陈亦度第二次上贺涵的公寓,是老乡聚会在外边玩嗨了,研究生公寓没有门禁,去他那里住一晚。

他和贺涵,两个人都满身的酒气,说不清谁扶着谁,跌跌撞撞的也到了202,贺涵大抵还清醒一些,扶着他上了床,脱了外衣,盖好被子,又给自己倒拾倒拾好了,心安理得的在陈亦度身边躺下。

这是他的床是吧,和衣而眠而已是吧,没啥大不了的……贺涵喝了一点酒,也许还没有到他醉的量,可他看着陈亦度一副不省人事的侧脸,轻轻的在面颊上落下一个吻。我只是醉了嘛……贺涵想,在陈亦度的眉心,又落下一个吻。

陈亦度只是轻轻颤了颤睫毛。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贺涵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给陈亦度端了一碗醒酒汤。

“学长你不是不会做饭?”

贺涵得意的给他扬扬手机上明晃晃的百度百科:“得了,别学长学长了,喊我贺涵就成……中午留下吃饭吗?”陈亦度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次看什么?”

“《当幸福来敲门》。”贺涵从善如流的回答他。

【以后连朋友都不做了?

---没法儿做,太相爱的人怎么做朋友。】

“君子嘛……远庖厨,”此时的陈亦度坐在餐桌边上,看着厨房里围着围裙,举着锅铲的贺涵不由得调笑道,“终于舍得不做一回君子了?”转眼两年半就过去了,陈亦度已经大三,贺涵成功毕业。

“好了,”贺涵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为陈亦度倒下今晚第一杯酒,“这次嘛,比较不一样,庆祝你考上里昂国际时尚大学,”贺涵举起酒杯,“相信等你回来就是著名设计师了,cheers.”

陈亦度抿着嘴没有说话。

出国,留学,分别。他和贺涵的那层窗户纸还没有捅开,他不清楚贺涵到底是什么意思,去法国一去就是三五年……他就一点……一点不舍也没有?

“发什么呆?”见陈亦度迟迟没有动作,贺涵轻轻放下酒杯,“怎么了?”

考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大学,怎么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呢。

“没什么……想想一下子两年多就过去了,有点感慨罢了。”陈亦度拿起酒杯示意,两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TBC

双dan(圣诞+元旦)/百粉点梗

一只咸鱼的奈奈忽然诈尸。
说起来百粉很久了哈哈哈一直没有点是因为觉得自己点了也不会写对不起大家>人<
现在决定重新振作下……
Cp:鼠猫/獒龙/楼诚(楼诚衍生cp:贺陈,谭季,凌李…或者其他也可以)
所有的评论点梗在平安夜前都有效哦~如果点的是可以一发完的话可能这几天就会作为双dan贺文发出~
然而我就很心机的不打cp tag 了哈哈哈估计没多少评论
感谢大家支持!mua
愿:风雨同行

生日快乐

【楼诚衍生】【贺陈】恋爱循环


关键词:恋爱日记

强行扣关键词哈哈哈 @楼诚深夜60分

蜜汁黏糊的贺涵。

ooc ,小甜饼一发完。

————

陈亦度觉得贺涵越来越黏糊了,真·有毒。

陈亦度坐在准备飞往杭州的飞机上,无视贺涵发的最后一条微信,无情的关机。

在最后一遍“我们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的声音里,陈亦度脑补了一下贺涵委屈巴巴的脸,表情复杂的打开手机回了一条消息,卡着最后一秒,开启了飞行模式。

“我去几天很快就回来,会照顾好自己,勿念。”

贺涵捧着手机笑。

这是陈亦度出差的第一天。

2017年12月20日  天气晴朗

今天是度度出差的第一天。

想他。

他今天给我回微信了!而且语气还不错,看来没有生气。昨天晚上我以他出差五天没法见面的名义把他按在床上好好尝了一遍,导致他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脸色都不太好……谁叫我家度总太诱人了……

不过他还是回了我的消息,看来度度还是爱我的。

2017年12月21日

今天的亦度出差的第二天。

想他想他。

今天早上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有接,可能昨天下飞机累了,所以睡得比较迟,不知道他休息的好不好……可惜这边的事实在太忙了,不然真的想飞去杭州看他。

中午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说下午要去看面料,我看了天气预报说杭州在下雨,不知道他冷不冷,有没有带伞,会不会着凉……微信问他他又不回我……打电话又怕他在忙……不行我再给他打个电话好了……

2017年12月22日

亦度出差的第三天。

想他想他想他。

今天心情不好,昨天晚上给亦度打电话的时候,他叫我不要再给他打电话了,说他已经27岁了,生活可以自理……我昨天也就给他打了7个电话而已,我这是关心他啊……唉,难道是我老了?和他有代沟了?

想给陈亦度打电话,打还是不打?

唉……

在贺涵思考打还是不打这一哲学问题的时候,电话终于如他所愿响了起来。“喂,亦……唐晶?……好的我知道了,我明天再处理好吗?”

贺涵皱着眉头挂掉电话。

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

罢了罢了……面子算什么呢?还是媳妇重要。打!

贺涵拿起手机,陈亦度的电话适时的进来。

就知道亦度还是爱我的!

贺涵脸上绽放出姨母般的微笑。不行,我要等下再接,不要让自己显得那么心急。

然而事实是,贺涵耐着性子等了三秒,还是迫不及待的接起了电话。

“度度!”

这一声叫的……隔着电话陈亦度都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你……你怎么了?”

“度度……你想我了吗?我一整天没给你打电话了。”

陈亦度拿着手机,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你猜啊。”

“度度……”这一声真是千回百转,九曲回肠。

“傻子……”陈亦度低低的笑着说一句,“开门。”

低沉温柔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入耳中,老大不小的贺涵还是被苏了一下。

啧啧啧,霸道总裁爱上我……

贺涵打开门,陈亦度拖着行李箱笑意盈盈的看着他。陈亦度融在阳光里,闪闪发亮。

“愣着干啥,”陈亦度被贺涵看的不自在,“忙里忙外好不容易能提早回来,我都要累死了。”

贺涵缓过神来,提过行李箱,一进门就把陈亦度摁在墙上亲。

“唔……你……嗯……发什么疯……”

“专心点……”

一夜春宵。

2017年12月23号

度度又生气了。

昨天他给了我一个小惊喜,我一时没忍住就……导致他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脸色都不太好……谁叫我家度总太诱人了……唉……

——END

【楼诚衍生】【杜陈】(联文)暂时不晓得叫啥2

极其邪教的cp 杜见峰×陈亦度

ooc 慎!邪教!慎!!!

#诈尸的我#

——————————

05

即使陈亦度在床上为了杜见峰再转辗反侧,心里再惊涛骇浪,甚至半夜起来很没骨气的哭出声音也没有用。

时间不会因为一两个小零件的碰撞而停止,即使是活了很久很久的陈亦度。

生活还是要继续。班还是要上。公司还需要度大总裁的英明领导。

陈亦度不仅眼下乌青,而且眼睛还有点肿。看着镜子里如此异常的自己,陈亦度在上班与否之间挣扎。

去吧去吧,陈亦度深吸一口气,商人,不要放过任何可以赚钱的一天。

“哟,你这是昨天从哪个野女人的床上起来的?”秘书曹钟看着陈亦度。陈亦度拿起手机,看着手机暗淡的屏幕里映出自己黯淡的脸:“今天……今天人力资源部要招安保?”陈亦度勉强想起昨天曹钟给他看的文件。

“啊?别告诉我你要去看这次安保招聘,我们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小公司了,总裁您日理万机,这种事情下面的人做得好的。”

“最近……你还记得为什么要招安保人员吗?”陈亦度瞥向曹钟,“通知一下人力资源部,一会我过去。”

06

杜见峰看看手上的资料,整齐打印的A4纸,墨迹清晰,由一个不知名的机子小声的嗡嗡嗡就把白纸从另一头吐出了写满黑字的纸,字很小,看的他脑阔疼,好不容易定下神睁大眼睛看一眼,怎么感觉和自己认识的字不一样了?

算了,杜见峰抖抖手上的资料,反正自己大字也不识几个,也没有好好读过书,唯一好好看书也是那个人逼着读的……

杜见峰脑中闪过一个模糊的身影,他醒来不久,还处于对新世界的懵懂里,所以也未加多想,但是资料还是要看的,这是昨天遇到的那个男孩子的资料……那个男孩子,给他的感觉,很特别。

“周叔,你来给我念一下呗。”杜见峰求助自己的管家,这个所谓的管家,是他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也算是目前他最信赖的那一个。

“陈亦度,男,30岁……”

杜见峰认真的听,脑中勾勒出那个男孩子的样子……不对,不能算是男孩子了,都30岁了啊……看起来还是那个眉清目秀的样子,好像还是20出头的男孩子。

陈亦度,陈亦度……他在脑中过了几遍这个名字,驱车离开了住所。

算起来杜见峰其实醒来一月有余,从最开始的惊愕,不适到现在的坦然接受,他给自己做了不少思想工作,这一个月他主要就学了开车、用智能手机,以及最重要的学会了多听多看少说话,争取早日融入这个社会。

毕竟已经过了半个世纪了。杜见峰看着高楼林立,广告牌可以放出巨大的影像,看着街上路人形形色色的着装,看着鳞次栉比的店面……

杜见峰下车,抬头看楼顶银光闪闪的“DU”,想了想,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07

陈亦度端坐中央正襟危坐,进来的应聘者都被这招高级白领的架势吓了一跳,说话也都磕磕绊绊的。

陈亦度随意翻了翻简历,算了,也不要求嘴上能讲,心思活络,身手还行就成。

“下一个吧。”陈亦度看着上一份简历,是一位退伍军人,各项指标都很健康,也有从业经历……听到下一位应聘者的开门声,陈亦度转头把简历递给人力资源部经理:“叫什么名字?”

“杜见峰。”

陈亦度忽然定住,保持着面向经理的那个别扭姿势:“你叫……叫什么?”

声音是抖的,完全没有总裁风范。

“杜见峰。”杜见峰看着这个男孩子,尽管他已经知道了他30岁了,但他看起来还是那个男孩子。杜见峰看他这个样子,声音都带着点笑意。

陈亦度猛的扭头看向他。漆黑的眼珠子亮晶晶的。四目相对,即使隔得有点远,陈亦度还是看见了他眼睛里倒影出的自己。

鼻子一下子就酸了。

要保持总裁风范。陈亦度深呼吸,勾起嘴角:“是你啊,好巧,谢谢你昨天的帮助。”

“不客气。”

“你也是来应聘的?简历给我吧。”

“简历?这……我……我稀里糊涂就进来的。”

“您是来找工作的吗?我们这边正在招聘安保人员,假如您不是来应聘的话,出门会有工作人员指引您离开。”旁边的经理眉头一皱,不悦道。

找工作……这个想法在杜见峰脑子里打了一个转:“可……我就是来找工作的。”

“那交一下简历吧。”经理看着杜见峰。

“啊……这……什么简历?”

“你……”经理看看他家总裁,只见陈亦度盯着杜见峰,眼中情绪变幻莫测。“总裁,这……”

陈亦度回过神来:“那个……没事,接下来的应聘你看一下吧,名单挑出来给我看一下就好了,杜见峰,你跟我来。”

杜见峰。

仅仅把名字说出口,就可以这么幸福啊。

杜见峰,杜见峰,杜见峰。

到了电梯里,陈亦度看着杜见峰:“我请你去我的办公室喝杯茶吧。”

杜见峰定定的看着陈亦度。

妈的,怎么有男孩子这么好看。

“好啊。”

——TBC (有bug 欢迎私信~感谢~)
艾特联文的亲爱的~ @春草nar_

本子终于到了,本子很美,太太的明信片也别出心裁……看到真的很感动。
莫道黄粱一梦空,人生何处不相逢。爱你。 @养狮子的庄太太

【鼠猫】【AU】放开那个教练

失踪一个月orz ……公务繁忙+懒癌发作……

来自假期学游泳天天看教练腻歪互相摸来摸去的我。

学游泳时教练根本记不住我的名字一直叫蓝帽子蓝帽子……后来我和我身边的那个就变成了小蓝帽和小粉帽(= ̄ω ̄=)

大概算是欢脱向。一发完小甜饼。

ooc,不喜慎

——————

“三区教练帅炸了啊!而且超温柔的!!我都想要留在三区不走了!!”某女学员激动的对闺蜜说。

包氏游泳教学中心在开封十分有名,包氏游泳教学,包学包会,包您开心。

而出名的真相是,各位游泳教练颜值出众,引得众多女学员纷至沓来。教学中心机智的按次收费,部分女学员们也为了教练不惜装作学不会的样子,赖着不走。

当然,教学质量和教练素质也是一流的,教学分为四部分,分别有四个教练专门教学,每个区之间以池璧相隔,四个泳池顺序排列,训练时水花四溅波光粼粼,倒也是蔚为壮观。

年轻鲜美的肉体啊……水滴顺着肌肉流下……除了女孩子们对教练的欣赏,也不乏教练与教练之间……

随着各位女学员对三区教练的好评如潮,四区教练白玉堂不服了,想他白玉堂作为四区教练掌握着学员是否可以毕业的生杀大权,对于自己的长相白玉堂也是颇有自信,三区那个教练展昭,长的有他白小爷帅吗?不就温柔了点?儒雅了点?对学员那么温柔怎么教的出好学员?!!!!

还有那些学员!就知道看脸!不知道好好学!不知道展昭在他白小爷心里已经私自盖!过!戳!了!吗!!

没错,白玉堂暗恋展昭,从展昭上班的第一天起,嚣张的白小爷就把展昭划进了“自己人”的地盘。但是嚣张的某人居然从心到展昭都上班快三个月了还没告白。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不过现在居然有人敢划拉他看上的展昭!是可忍孰不可忍!

白玉堂暗暗决定,明天就把那个女学员提溜到四区,白小爷会让你知道,交了钱来这里,是“学习”的。

次日。

“那个,那个谁……粉帽子那个……就是你!”白玉堂决定一击即中,“你都在三区待了多久了?我看你学的不错,转来四区吧。展昭,你觉得她可以了吗?”

“啊……她可以的……学的很快,就是换气不太顺畅……”

“不不不!教练……我我我我……我还不行……我觉得我要再学两次……”

“你可以的,我看过你游泳的样子。”白玉堂看着女学员,一字一顿,“你很棒。”

好……好帅啊……

迷迷糊糊间粉帽子学员被提溜到了四区。

“换气流畅!流畅!”

“别害怕!怕水怎么学得好?”

“再练习!别停下来你就会找到节奏感!”

小粉帽女学员:十来个学员教练你怎么怼着我抓?还是我三区展教练温柔~嘤嘤嘤~

“发什么呆?”白玉堂在池壁上借力一窜窜到女学员身边,“深情”的直视他的眼睛,“接着练习啊……别怕,你很快就会毕业的。”

小粉帽:这鸡皮疙瘩是被教练的颜值苏出来的?我怎么觉得是被吓的呢……orz

千辛万苦终于挨到下课了。

“什么?那个林依要请展昭当私教?”是之前看着展昭就色眯眯的那个林依!她比小粉帽还要可恶!“可是,公孙先生,之前所有的私教都是我来负责的啊。”

“人家出了钱,指名要展昭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通知展昭不就好了……”

“不是,展昭做私教没有经验……”

“都是从无到有嘛,再说多一个私教以后也可以分担你的压力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说服不了公孙先生……“那个林依明显对展昭别有居心图谋不轨啊!!要是两个人出了什么火花我怎么……办……”woc……怎么一着急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啊?”公孙先生愣了愣,很快又扬起高深莫测的微笑,“这我就帮不你了,有时候呢,该出手时就出手……总之,你记得通知展昭。”

殊不知,恰巧路过准备回家的小粉帽听到了一切,这样想想两个人也真是配一脸啊……女配打助攻的时候到了。

“展小猫,情况和你说了,林依明天就会来。”

“嗯。”

“第一次当私教要注意一点,要是你出了差错,我马上就叫公孙先生把你换下来。”

“放心,我会好好表现的。”

藏在墙边的小粉帽看着两人谈完,展昭准备走,马上跑出来叫住了展昭:“教练教练……等等……别走啊。”

“怎么,你有什么事?”

“呃……我听说你要给别人当私人教练?”

“是啊,你消息还蛮灵通的嘛。”

“可我看见刚刚白教练走回去的时候脸色臭臭耶……”

“是啊,他叫我不要出差错,否则叫公孙先生换人。”展昭看出来她有话想说,就是不顺着她讲,反而问什么答什么,其他的一句话也不多说。

小粉帽着急的不行:“我之前刚刚跟闺蜜夸你长得帅,就被白教练提到四区去了……你看现在,你又要给其他女孩子做私人教练,白教练就这么不高兴,你看他是不是对你……”

“你的意思是他对我有意见?倒不是没有可能……在我没有来之前,白教练这张脸不知刷了多少小女生……”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展教练怎么点不通呢?难道故意装傻?“我刚刚还听到他跟公孙先生说那个林依,就是你明天的学员对你图谋不轨,居心不良。”

“教练和学员之间本来就不应当发生什么,他提醒公孙先生也很应该啊。”

“不是……他还跟公孙先生说,你要是和那个学员擦出了火花,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要是影响了他在学员之中的魅力,他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展昭算是玩心一起,逗着小粉帽玩。

“哎呀!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还看不出来,白教练他喜欢你啊!”

“嗯……我看出来了啊。只是……他一直不行动,我也没有办法和他擦出火花。”展昭眯起眼睛笑,“走啦,你要是这么关心我的恋爱,明天的私教时间就在你们的上课时间之前,你可以早点来。”

小粉帽第二天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早早到达泳池,果然见到白玉堂正对学员和展昭进行严密的监督,黑着脸坐在岸边看。

“白教练……我今天约的是私教啊……你要一直待在这里吗?”

“你用一个私教的钱,赚了两个私教,不是更好?”

白玉堂一听索性下水来到展昭和学员身边:“不如一起教啊?”

“你……白玉堂……你最好等会给我说清楚!”

小粉帽坐在上边默默吃瓜,白教练一路强势的插在两人中间,还时不时往展昭那里蹭蹭,两人真是配一脸……白教练看展教练背影那眼神……啧啧啧……

再看白教练和展教练这腹肌……两个人这辈子都算是香艳了……【哔!!!乱想什么啊屏蔽掉!】

“粉帽子,你今天怎么这么早来?”白玉堂上岸,小粉帽才反应过来下课了。

“白玉堂,你什么意思?我的学生你也来插一手?”展昭站在水中看向白玉堂目光如炬。

小粉帽看着展教练,他想干啥,他想上你呗……小粉帽托腮,啧啧啧展教练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真·演技派。

白玉堂没有说话。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小粉帽觉得,是时候站出来为正义发声了!“都是游泳教练嘛……有什么事情是好好说解决不了的?这样,我做主,你们比一场,从池子的这头游到那一头,游两个回合,最先游回原点的人赢。赢的人向输的人提出一个不违背原则和法律的要求,输的人就尽量遵守怎么样?”

教练们,机会就在眼前了,无论你们是谁赢都要终成眷属啊!!!

“比就比!”白玉堂跳回水池中,“展昭,敢不敢?”

“奉陪到底。”

“三,二,一,出发!”

泳池中哗啦哗啦,溅起一阵水花,修长又具有爆发力的身体在水中划过流畅的曲线,迅速的向前方游弋,指尖滑开水的波纹顺着肌肉微微鼓起的弧度荡漾。

小粉帽站在岸上,看着他们自如地在水中穿梭,好像他们生来就是属于水的一样。

美极了。

两个人都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候,小粉帽才猛然忆起这是一场比赛。

就看谁的手先碰到池壁……快了……快了……

两人同时碰到池壁窜出水面!

“谁赢了?”白玉堂问。

小粉帽语塞。按照正规比赛的套路,这个时候应该回放录像,高倍摄像机一帧一帧的放慢镜头就可以看到究竟是谁以零点几秒的优势赢了对方……可是……抱歉,我是用肉眼看的。

“呃……算……平手吧……”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平手这个结局……这下……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要不然就这次作废?下次再比?”

“那怎么行?”两个人异口同声。

“呃……”看两人这么默契,小粉帽灵机一动,“这样你们同时说,对方也都遵守,怎么样?”

“我数三下,你们同时说出来,三,二,一……”

“我想和你在一起。”白玉堂。

“我们在一起吧。”展昭。

两人都愣了,小粉帽激动的握紧拳头,我就猜到是这个结局!!

白玉堂反应过来,瞪了小粉帽一眼。

啧啧啧,这时候就开始赶我走了……虽然想继续看,不过估计接下来我不太适合看了……得得得我走。

转身一定要潇洒!脚步要优雅!背影要透出深藏功与名的沧桑!!!

在白玉堂和展昭眼里,小粉帽宛如一个可爱的zhizhang一蹦一跳的出去了。

“现在……是我们的solo时间了……”

END

————

作为一个懒癌患者……3300+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早知道就分上下了哈哈哈

最近可能恢复更新……可能……

【鼠猫】白玉如烟,往事沉塘05

“你不去开封接你弟弟了?”展耀从楼梯上走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昨天晚上和这个流氓小吵小闹也废了一晚上口舌,恨不得马上把这个人踢走。

白锦堂不紧不慢的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看报表:“着急什么?小昭做事我都放心你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会照顾好玉堂的。”

“……你就这么让我弟弟给你当保姆?”

“你弟弟还能有我重要?”白锦堂转身看展耀,“我想多陪你几天。”

“谁稀罕你陪了,我弟弟可比你金贵多了!”想起昨天这个人做的……展耀就火大,“回你的金华去,总部总裁都不坐镇,也不怕集团明天就被吞了。”

“此言差矣……”白锦堂把电脑里的报表关闭,看着文件夹里的一份叫《关于常州分部》的文档,“这几个月,你这里不太太平吧。”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想从我这里打探消息,那你找错人了,”展耀毫不客气的拿过白锦堂的电脑点开《关于常州分部》的文件,“调查的还挺仔细的。”

“赵爵的事你们不可能不知情吧?你们展家家大业大,常州的军火出入一大半可都在你们手里。”

“别,不谈公事,”展耀放下电脑去厨房,“公司的事呢,军火这一块不归我管,我可是斯文人,我主管房地产这边,军火呢,你还是问展辉吧——假如他愿意告诉你的话。”

“得,不谈公事。”白锦堂随着展耀走进厨房,“我们谈点别的?”

——

开封。

“卢经理……或者叫卢总更合适?”展昭有备而来,一上来倒是带了一点咄咄逼人的气势。

“我就知道你会再来找我,”卢方也不慌,“要是这么明显的破绽都看不出来,那也枉费我找你了。”

“欧阳大哥根本没有向你推荐过我,你的公司也没有向警方寻求过帮助。”

“是,但你的确是有人推荐给我的,”卢方给他看他笔记本里的邮件,“赵爵向我推荐的你,我的确遇到了一点麻烦。”

“赵爵?”展昭很吃惊,赵爵和卢方本来不该有这样的交集……赵爵的邮件里什么都没写,只有展昭的详细资料和一句简单的“他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昨晚你来吃饭的时候,赵爵就很精确的给我发了消息,说你和白家的小少爷来了,后来再打这个电话已经是空号了。”卢方干脆也不隐瞒,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赵爵也算帮了你不是吗?虽然……我不一定如他所说可以帮到你。”

“我还没有迟钝到发现不了公司里的那些手脚和谁有关的地步,赵爵目的何在我也不清楚,但是这件事我不得不试一次……”

展昭点点头,他做了一些调查足以让他察觉卢方的公司到底出了什么类型的问题:“我可以帮你,但是……卢总,合作总是建立在信任上的,昨天的事既往不咎,但还是希望我们可以互相坦诚……我叫展昭,是江苏常州展家的那个展。”

“哈哈哈……”卢方倒是似乎被展昭这些不是太礼貌的话取悦了,“那我们详谈?”

……

“开封毒品大量流入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这段时间还是希望您手下的酒吧迪厅等还要加强警戒。”听完卢方的叙述,展昭隐约意识到不止是陷空集团出了问题,可能是整个开封都有这个问题,只不过陷空集团做为当地餐饮的龙头,更早的发现了这个问题,“我现在需要的是……”

“你给我提出的建议都很有建设性,我会好好考虑的,你需要什么?能帮的我都尽量帮你。”

“一份工作。”

和卢方又交谈了几句关于工作的事,白玉堂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展小猫?你回来没?你白爷爷都要饿死了。”

“好的,马上回去了。”展昭微笑着挂了电话,向卢方道别。

原来一个电话真的可以让一个眼角眉梢都挂上笑意啊……卢方看着展昭的背影,拨通了闵秀秀的电话。

——

“我毒瘾犯了……你快给我!!”男人眼神混沌,表情狰狞,急躁的低吼出声。

凌乱的小巷子里,玩世不恭的小毒贩丝毫不为所动:“有钱吗?带钱了吗?没钱也想抽?!”

“我没带钱……但是我有……我家里有!我家里有的!你先给我抽一口……我有的!我……我可以借!我借你的钱!”男人似乎灵光乍现似的,笑了起来。

“想借钱?我的钱不是那么好借的……我不像外边那些哄的你天花乱坠的,明明白白告诉你,我的可是高利贷,日息,十分利。”

“我借我借……你快给我抽一口……”没了刚才吼人的气势,男人语气带上了一丝哀求。

“一克,2000,明码标价。”毒贩拿出借条,“就先借你2000,多了也怕你还不起。签吧。”

“我签我签……”男人毫不犹疑的签上“李东”。

“一克,钱呢,最迟后天拿来我这里,拿过来的时候就是2400,明天拿来就是2200……超过后天嘛……我的规矩你也知道,你还有个女儿吧?带你女儿来,换你这条吸白粉的破命。”

回应他的是李东舒服的喟叹和混沌不清的“好”,他听的不太清,可他知道,李东早已被吸毒耗尽了所有家财,李东的女儿,他势在必得。毒贩摇摇晃晃走出了巷子,又做成一单……

李东回忆起前几天找毒贩借钱的事,今天已经是交钱的最后期限了,可很显然他没有钱。

他的毒瘾越来越重,想要再拿到白粉,只有……

“依依,快跑!你爸爸回来了!”狭窄拥挤的楼房,十岁的李依依坐在空无一物的几平米小房间里,听到邻居的声音,拔腿就跑。

“依依……爸爸来看你了……你一定要救救爸爸……你别跑!李依依!”

李依依仗着自己身形矮小,从李东身边快速的蹿过,向街上跑去。

“一个包子而已,非要我跑城东这里来买……看起来和我们楼下的也没什么区别啊?”刚从卢方那里离开的展昭本来打算回家,却又被白玉堂委派到城东买这个据说很好吃的包子。

“展小猫,食不厌精懂不懂?”白玉堂在家里大爷似的瘫在沙发上,通过电话和展昭聊天。

李依依跑向买包子的吴伯的店铺,他们家生意很好,顾客总是很多。

“救命啊!有人贩子抓我!!”李依依闯进店里大喊,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往桌子底下钻,刚好蹭到展昭退边。

白玉堂只听到那边嚎了一句什么人贩子,然后就是展昭匆匆说了一句“回家再和你说”挂掉电话的声音。

TBC 

emmmmm 架空世界就别深究了,毒品啥的我都不懂orz 

有bug欢迎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