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鼠猫】白玉如烟,往事沉塘05

“你不去开封接你弟弟了?”展耀从楼梯上走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昨天晚上和这个流氓小吵小闹也废了一晚上口舌,恨不得马上把这个人踢走。

白锦堂不紧不慢的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看报表:“着急什么?小昭做事我都放心你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会照顾好玉堂的。”

“……你就这么让我弟弟给你当保姆?”

“你弟弟还能有我重要?”白锦堂转身看展耀,“我想多陪你几天。”

“谁稀罕你陪了,我弟弟可比你金贵多了!”想起昨天这个人做的……展耀就火大,“回你的金华去,总部总裁都不坐镇,也不怕集团明天就被吞了。”

“此言差矣……”白锦堂把电脑里的报表关闭,看着文件夹里的一份叫《关于常州分部》的文档,“这几个月,你这里不太太平吧。”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想从我这里打探消息,那你找错人了,”展耀毫不客气的拿过白锦堂的电脑点开《关于常州分部》的文件,“调查的还挺仔细的。”

“赵爵的事你们不可能不知情吧?你们展家家大业大,常州的军火出入一大半可都在你们手里。”

“别,不谈公事,”展耀放下电脑去厨房,“公司的事呢,军火这一块不归我管,我可是斯文人,我主管房地产这边,军火呢,你还是问展辉吧——假如他愿意告诉你的话。”

“得,不谈公事。”白锦堂随着展耀走进厨房,“我们谈点别的?”

——

开封。

“卢经理……或者叫卢总更合适?”展昭有备而来,一上来倒是带了一点咄咄逼人的气势。

“我就知道你会再来找我,”卢方也不慌,“要是这么明显的破绽都看不出来,那也枉费我找你了。”

“欧阳大哥根本没有向你推荐过我,你的公司也没有向警方寻求过帮助。”

“是,但你的确是有人推荐给我的,”卢方给他看他笔记本里的邮件,“赵爵向我推荐的你,我的确遇到了一点麻烦。”

“赵爵?”展昭很吃惊,赵爵和卢方本来不该有这样的交集……赵爵的邮件里什么都没写,只有展昭的详细资料和一句简单的“他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昨晚你来吃饭的时候,赵爵就很精确的给我发了消息,说你和白家的小少爷来了,后来再打这个电话已经是空号了。”卢方干脆也不隐瞒,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赵爵也算帮了你不是吗?虽然……我不一定如他所说可以帮到你。”

“我还没有迟钝到发现不了公司里的那些手脚和谁有关的地步,赵爵目的何在我也不清楚,但是这件事我不得不试一次……”

展昭点点头,他做了一些调查足以让他察觉卢方的公司到底出了什么类型的问题:“我可以帮你,但是……卢总,合作总是建立在信任上的,昨天的事既往不咎,但还是希望我们可以互相坦诚……我叫展昭,是江苏常州展家的那个展。”

“哈哈哈……”卢方倒是似乎被展昭这些不是太礼貌的话取悦了,“那我们详谈?”

……

“开封毒品大量流入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这段时间还是希望您手下的酒吧迪厅等还要加强警戒。”听完卢方的叙述,展昭隐约意识到不止是陷空集团出了问题,可能是整个开封都有这个问题,只不过陷空集团做为当地餐饮的龙头,更早的发现了这个问题,“我现在需要的是……”

“你给我提出的建议都很有建设性,我会好好考虑的,你需要什么?能帮的我都尽量帮你。”

“一份工作。”

和卢方又交谈了几句关于工作的事,白玉堂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展小猫?你回来没?你白爷爷都要饿死了。”

“好的,马上回去了。”展昭微笑着挂了电话,向卢方道别。

原来一个电话真的可以让一个眼角眉梢都挂上笑意啊……卢方看着展昭的背影,拨通了闵秀秀的电话。

——

“我毒瘾犯了……你快给我!!”男人眼神混沌,表情狰狞,急躁的低吼出声。

凌乱的小巷子里,玩世不恭的小毒贩丝毫不为所动:“有钱吗?带钱了吗?没钱也想抽?!”

“我没带钱……但是我有……我家里有!我家里有的!你先给我抽一口……我有的!我……我可以借!我借你的钱!”男人似乎灵光乍现似的,笑了起来。

“想借钱?我的钱不是那么好借的……我不像外边那些哄的你天花乱坠的,明明白白告诉你,我的可是高利贷,日息,十分利。”

“我借我借……你快给我抽一口……”没了刚才吼人的气势,男人语气带上了一丝哀求。

“一克,2000,明码标价。”毒贩拿出借条,“就先借你2000,多了也怕你还不起。签吧。”

“我签我签……”男人毫不犹疑的签上“李东”。

“一克,钱呢,最迟后天拿来我这里,拿过来的时候就是2400,明天拿来就是2200……超过后天嘛……我的规矩你也知道,你还有个女儿吧?带你女儿来,换你这条吸白粉的破命。”

回应他的是李东舒服的喟叹和混沌不清的“好”,他听的不太清,可他知道,李东早已被吸毒耗尽了所有家财,李东的女儿,他势在必得。毒贩摇摇晃晃走出了巷子,又做成一单……

李东回忆起前几天找毒贩借钱的事,今天已经是交钱的最后期限了,可很显然他没有钱。

他的毒瘾越来越重,想要再拿到白粉,只有……

“依依,快跑!你爸爸回来了!”狭窄拥挤的楼房,十岁的李依依坐在空无一物的几平米小房间里,听到邻居的声音,拔腿就跑。

“依依……爸爸来看你了……你一定要救救爸爸……你别跑!李依依!”

李依依仗着自己身形矮小,从李东身边快速的蹿过,向街上跑去。

“一个包子而已,非要我跑城东这里来买……看起来和我们楼下的也没什么区别啊?”刚从卢方那里离开的展昭本来打算回家,却又被白玉堂委派到城东买这个据说很好吃的包子。

“展小猫,食不厌精懂不懂?”白玉堂在家里大爷似的瘫在沙发上,通过电话和展昭聊天。

李依依跑向买包子的吴伯的店铺,他们家生意很好,顾客总是很多。

“救命啊!有人贩子抓我!!”李依依闯进店里大喊,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往桌子底下钻,刚好蹭到展昭退边。

白玉堂只听到那边嚎了一句什么人贩子,然后就是展昭匆匆说了一句“回家再和你说”挂掉电话的声音。

TBC 

emmmmm 架空世界就别深究了,毒品啥的我都不懂orz 

有bug欢迎指出

【楼诚衍生】【谭季】会有天使和我陪你

ooc 慎
关键词:陪你
@楼诚深夜60分

写的不好的刀

————

谭总换了一部新手机。

作为晟煊的灵魂人物,谭总的一举一动都在大众的关注之下,谭总的这个手机一看不出处,二长相奇特,大家正感叹着有钱人就是有钱人,连个手机都要私人订制的时候,万能的网友还是从蛛丝马迹中扒出了真相。

季警官最近也换了一部新手机。

他曾经用非常嫌弃,又有一丝骄傲的小表情向队里的其他人展示他的小天使情侣手机。

小天使情侣手机,每一对情侣都值得拥有。

两大特色+一个亮点

特色一,这部手机它可以实时监测你的伴侣的呼吸,心跳,血压各方面身体指数,判断出你伴侣此时的心情状况并及时传送到你的手机中。

特色二,这部手机可以录下自己的声音,定好时间后向另一半发送。它将不顾另一半的意愿,除非调成静音,否则就会直接的播出。温馨的情侣会将时间定在饭点甜蜜的提示“亲爱的,吃饭时间到了。”当然吵架的时候,不失为一种传递愤怒特殊方式。

亮点,小天使情侣手机,全球顶尖设计专家为您量身定制,全球仅此两部。让您的爱情,独一无二。

您还在为不在身边的爱人而苦恼吗?您还在为无法继续传递的关心而自责吗?小天使情侣手机,您的爱情,仅此一家,让您的天使替您爱他。

对于时常出差的谭总和季警官来说,这部手机还是很有用的。最初,季白对这个手机吹的神乎其神,还是抱着一定质疑的态度。但是……

谭宗明去美国出差已经一个礼拜了,期间,谭宗明总会时不时收到手机对季白心情的实时反馈。

您的爱人此时的心情是期盼,状态是发呆,初步判定,您的爱人正在思念你。

这时候季白的手机,总能收到谭宗明的反馈。

您的爱人心情非常愉悦。

谭宗明手机:您的爱人现在恼羞成怒,建议您马上打电话安抚。

“白白,想我了?”

回应谭宗明的,是季白那边把电话无情挂掉的声音。

对于忙起来昏天黑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季白来说,错过饭点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但最近饭点一到,季白的手机总是准时响起,谭宗明低沉醇厚的嗓音。

“白白,该吃饭了,今天想吃什么?想吃红烧排骨吗?或者是狮子头?要不然去满香楼吃私房菜?或者去聚福庄吃鱼?我给楼下面馆的老板留了2000块钱,你要是哪都不想去,就拐进去吃一碗面。”

谭宗明手机:您的爱人此时的心情为尴尬与甜蜜,状态表现为饥饿。

季白也给谭总录了一些话。

“老谭,该吃饭了,不要总是去外面餐厅吃那些所谓的价格大餐,偶尔也要吃点家常菜。”

季白手机:您的爱人正在进食……您的爱人忽然停止进食……

半小时后,季白手机:您的爱人现在的心情是满足,状态为正在进食。

“已经很迟了,老谭,该去睡觉了。总是熬夜的话……会显老。”

季白手机:您的爱人此时的心情略有不屑,从身体各项指标来看,他现在正在准备入睡。

如果说小天使情侣手机对谭宗明来讲只有这些功能的话,那它也入不了谭大总裁的眼。

在谭宗明心里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小天使情侣手机检测爱人身体状况的功能,其实是他最看重的。有一个当警察的爱人,有一个他爱他如同爱着自己的生命的当警察的爱人,谭宗明最担心的就是季白遇到危险。

他理解季白,季白正义,勇敢,强大又温柔。他理解季白,但他也会害怕。

所以在当时定制手机的时候,谭宗明不惜花重金为这个手机定下了最后一个特殊功能。

无论谭宗明的手机是关机或是没电,是低电量模式或是飞行模式,他的手机总是有着那么2%的电,在季白,他的爱人,有危险的时候——生命体征低于正常指数的时候,向他发出警报,尽管他永远都不希望有这一刻到来。

但它还是来了。

季白冲到许栩身前给她挡了那颗子弹的时候,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起谭宗明。

那时候谭宗明正在开会,开会的时候他不允许任何人的手机响铃,但是当他手机的那一声尖啸划破会议室的空气的时候,他几乎已经听不清手机响起说了些什么,他只觉得世界一下子从彩色降为灰白,他此时此刻只想陪在季白身边。

“子弹穿过心肺……我们尽力了……对不起。”

“师傅……”

“别哭……把我的手机拿来……”季白脸色越来越苍白,“有一个录音功能……打开它。”

“谭宗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爱你……”

“现在发送,设为每天都发……时间……一百年。”

“我不发……你爱他你要和他自己说啊!”许栩看着季白越来越虚弱,“你再坚持一下……你起码要等他来……没有你……他有多难过……”

“我会陪着他的……一直……陪着他……”

 谭宗明将近二十年没有把车开到飞起来了,他飞驰在去机场的路上,还在不停的催促自己,快点,再快点……

谭宗明手机:您的爱人生命体征……心跳……无法读取。

“谭宗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爱你。”手机忽然响起季白温柔低沉的声音。

不顾在高速路上,谭宗明猛然刹车,泪流满面。

——

“谭宗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爱你。”

“季白,我也爱你,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我来陪你了。”

END 

(*σ´∀`)σ假如太太出,我就一定买!

养狮子的庄太太:

我觉得等暑假结束我闲下来,还是把这个谭季出成本子试一试吧,万一呢?不然,我不会甘心的。因为我真的很爱很爱它啊!

【鼠猫】【现代AU】白玉如烟,往事沉塘04

微·白大哥×展大哥╮( •́ω•̀ )╭
不喜慎
————
租的房子对面就是有名的陷空广场,百货食品应有尽有。

“先去对面吃饭吧,”展昭牵着白玉堂停在斑马线前,白玉堂别扭的想挣开他的手,展昭一脸正经的捏捏白玉堂还是柔软的手,“过马路。”

红灯。

展昭牵着白玉堂,笔直的现在路边,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呼啸而过,眼前的画面不停变换,只有手机温热的触感是真实的。

几百年了,他都还在。

就一直这么站着也挺好。

绿灯。

白玉堂小小的拽了一下展昭,展昭没有反应,他顺势挣脱了展昭的手。

手中的感觉一下子消失,展昭猛的回过神来。

“过马路还发呆……笨猫!”白玉堂仰头看看展昭,朝前走去。

“哎……玉堂,”展昭向前赶了两步,想再牵起白玉堂的手,“走吧。”

白玉堂不自在的躲开了一下,展昭落了个空,愣了一下:“怎么?”

“我自己能过去。”白玉堂努力表现出成熟的样子。

“好吧,”展昭手转而落在他的头上,摸摸他头顶的发旋,想想若干年后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白玉堂,想摸个头……“你也10岁了,不小了。”

……很快就要到疯狂长个子的年纪了……

“走啦!!”白玉堂别扭躲开展昭的手,走过斑马线。

“吃饭吧,想吃什么?”展昭把菜单递给白玉堂,白玉堂也不看菜单,利落的报了几个菜,“鲤鱼三献、蝴蝶海参油占鱼、湖水煮鱼、清蒸银边鱼、川狗鱼丸子……”

“……怎么都是鱼?”

“猫不都爱吃鱼?”

“注意荤素搭配……”展昭还是把菜单拿了过来,勾了几个菜,把菜单递给服务员,“麻烦你了。”

笑的那叫一个温润如玉。

服务员揣着“砰砰砰”的小心脏走了。

“臭猫,笑的这么虚伪……”白玉堂低声嘀咕,“对陌生人都笑的这么灿烂……”

透明的玻璃窗,展昭望着外面发呆。展昭最近很经常发呆,大概是过去太真实现实又太虚幻,他总是不自觉的掉进回忆的陷阱里。

那个人有点眼熟……赵爵……赵爵!

展昭看见一闪而过的人影,猛的站了起来,拐弯处,赵爵留下一个奇异的笑容,消失不见。

“怎么了?”

“没什么……”展昭对他笑笑。

两人都是秉承食不言的人,很快一顿饭结束了。

“您的帐我们卢经理给您结了。”前台暗暗打量着面前这个青年,看过去文质彬彬,温和恭谦,能让卢经理亲自打电话过来交代,看来是一个有来头的人,“卢经理请您去楼上坐。”

“卢经理?冒昧的问一下,卢经理的全名是……”

“经理全名卢方,不用紧张,经理说他只是想认识一下您。”

卢方……展昭定定心神,拉起白玉堂:“走吧。”

“喂,笨猫,你就这么随便的去见陌生人吗?”

“有过一饭之缘便已经不能算是什么陌生人了,况且……卢经理又未必有什么恶意,”展昭拉着白玉堂往上走,卢方的秉性为人他太再也清楚不过了,“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我会护着你。”

展昭拉紧白玉堂尚且稚嫩的手。手中的触感是如此的真实,清晰,温热。我会保护你的。他的心里又坚定的重复了一遍。

“你就是展昭吧,久仰大名。”

卢方的样子和展昭记忆中的那张脸有点一样,又有点不一样。还是记忆中那样的身材魁梧,气宇轩昂的样子,但是穿上了现代的西装又显出一番精明的英气来。

“卢经理您好,非常感谢您请我们吃的这顿饭,非常美味,服务也很周到。”

“哈哈,谬赞了,我们餐厅也是小本经营而已。”

白玉堂僵着一张脸坐在一边,面无表情。他双手抱胸,面色冷漠的坐在那里,满脸写的都是“小爷不好惹”。

“呃……这位是……”卢方在心中赞叹这小孩长得真漂亮,“您的……”

“我朋友的弟弟。”

“是白家的孩子吧,”卢方笑着说,“也算是我的熟人。”

白玉堂直视卢方的眼睛:“我可没见过你。”

“你如今不是见到了吗?你大哥和我也算是不错的朋友。”

“那你算是我大哥的熟人,可不是我的。”

“哈哈,”卢方被他呛了几句但也毫不在意,转头对展昭说,“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是欧阳警官向我推荐了你。”

“欧阳大哥?”

“是,我们集团最近出了一点问题,需要警方的帮助,欧阳警官向我极力推荐了你。”

……

从餐厅出来,回到家后,展昭安置好白玉堂洗漱睡觉,便摆了一张躺椅在阳台上。这时已经是深夜,霓虹灯早已亮满了开封。但往天上看,即使时不时有一些绚烂的色彩略过,但是天空还是蓝的深沉,几百年过去了,墨蓝色的天空还是如同当初和白玉堂在屋顶看到的那样。

呃……除了星星少了。

展昭看着天空发呆,想一些有的没的。屋里是白玉堂绵长平稳的呼吸,展昭不自觉的温柔的笑起来。

白玉堂……你连呼吸都那么悦耳。

好像想起了什么……刺的他眼睛疼的铜网……浑身浴血的白玉堂……白玉堂说“猫儿,别哭”……他听不到白玉堂的呼吸,也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好安静……太安静了……白玉堂……白玉堂……

“喂,笨猫!大晚上不睡觉你干嘛……唔!你发什么疯!”白玉堂半夜醒来,看到在阳台上的展昭,正想过去问几句,却被展昭一把抱住。

白玉堂一向不喜欢别人的肢体接触,但是面对展昭他却没有挣扎,展昭身上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但却干净温暖,他感觉到展昭情绪不对,绞尽脑汁却不知道怎么出言安慰。

他毕竟不是一个擅长柔情的人。

白玉堂伸出手,用小小的手臂勉强环住展昭,用力的抱紧他:“我在。”

展昭忽然眼睛有点酸。

这是他找到白玉堂的第一天。

————————

“白锦堂,你要是再赖在我公司不走,我真的叫保安上来了!”

“终于愿意跟我说话了?”白锦堂在这里待了快一天,展耀始终想看不见似的不搭理他,也不听他说话,他干脆就赖在公司,“我没有要和丁月华结婚。”

直奔主题一向是白锦堂的风格。

“你把你弟弟丢给小昭赶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展耀低头看文件,但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你要跟谁结婚,我无权干涉,也不在意。”

白锦堂内心叹口气,看这样子是气狠了:“白玉堂哪里有你重要?我和月华只是误会,我可以解释。”

“如果你过来就是为了解释,那我没兴趣听,现在你可以走了,”展耀抬头直视白玉堂,“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白总事业已经有成,到了适婚的年龄想着找个好姑娘过日子很正常……我也会有这样的感受。”展耀吐字清晰,丝毫不惧白锦堂越来越暗的目光。

“到时候白总别忘了发我一份请柬,也好教教我讨好心上人的技巧。”

“是吗?展总倒是想得开,那就让白某好好教教您,怎么讨好心上人。”

“唔……白锦堂!从我的公司滚出去!……唔……”

那些年我们为码字所恶补的‘常识’

然后一般来说无疾而终23333😂😂😂还是很感谢起码我长了很多知识

金华有只白老鼠:

😂对,是这样的。我写医院那些事儿一边是我妈【护士】,一边儿是系统解剖学


三春梦难成:



哈哈哈哈哈哈哈写个锤子 笑死了




林木晚夕:







刚刚和隔壁圈一个太太聊天。
















1.我说我想把旧的那个鬼怪灵异的坑填上,她说,你填你填你填,
















她还说我去看看你之前留的那个坑,如果好看的话我要来催你更新的!!
















然后她直到现在也没来催我更新(凸
















我接着说,为了更新我还专门买了山海经拜读









我还给她拍了照片,以示我的刻苦求学
















然后我开始回忆
















2.当初为了写黑道梗,我专门去问了父亲(医生)
















我说人被子弹射中哪个地方当场不会死,而是挣扎15分钟后痛苦死去?
















对!我想写受被枪打中苦苦等着攻来救他然后十五分钟回忆他们的生活,最后攻只来得及看他在五米开外咽气的场景!!!
















但是我爸怀疑我是神经病。








然后深刻跟我讲解了肺,肺什么壁(我没记住,我就是没记住!!),然后什么隔膜????什么打到什么什么里面,就会什么什么什么????
















最后我放弃了那个梗。
















3.我还想写医生文就问爸,刚毕业的实习生可以上手术台吗?几年可以堪称专家?你们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多少岁?手术刀可以放口袋里吗?爸你会射手术刀吗?
















我爸说你有毛病吧?
















我不服气,亲自去医院里面观察。
















哎哟,医生真是一个比一个……咳,那白大褂质量堪忧,大部分医生穿着丑死了,








啧,最帅的是保安小哥








手术刀你私自拿下手术台那是私吞公家财产,射手术刀…………呵呵
















4.后来有了古风梗,








我就专门去了解什么叫连中三元,秀才是什么玩意,殿试基本流程
















然后就是几品大臣穿什么颜色的朝服,上面印什么花纹
















百夫长如何才能升到大将军,刀枪剑弓戟十八般武艺,
















然后每日清晨背一首唐诗,提高自己的文化底蕴








嗯,背到第二天就想死了
















5.然后丧尸梗








特意去下载了行尸走肉,看剧还是很愉快的
















不过看着看着就吃不下手中的凉皮了
















6.后来有了穿越回原始社会的梗
















我真的不会做肥皂,而且蘑菇!这个只要回原始社会就会提到的东西!!什么原始人都觉得蘑菇不能吃,主角一回去,朋友们!好看的能吃,不好看的不能吃
















我又连忙去百科蘑菇的分类,辣椒长在树上还是地上,花生埋得多深,
















如何榨油?








皂角长什么样子?








如何播种小稻?








如何揉面?








如何烧制陶器?








如何制作陷阱?








如何叉猹?








如何偷瓜?
















算了,写个锤子,随风飘散吧脑洞
















7.很长一段时间想写民国,抗日战争,内战的团长,政委,军阀,作家……
















然后发现并分不清卢沟桥、泸定桥???
















顺便清末的梁启超说过国家之主人为谁?即一国之民是也这句话吗?
















百团大战?淞沪战争?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智取威虎山????
















8.也许写写古代宫廷比较好,再来个架空神仙老子都管不了你
















…………………………皇帝每天忙得要死要活的!!!哪里有空谈恋爱啊!!!








等下,将军和宰相好起来了的话,皇帝会不会觉得危险然后砍头?
















这不重要!!!
















突然想写诸葛亮舌战群儒,不对,男主在朝堂之上,被一群猛汉围攻,气定神闲,坚持变法改革,为民众利益!!!
















等下,舌战内容是什么?








古代都是怎么说话的?你好我是大锤子,汝??吾乃?臣是?微臣来自东土大唐???
















等下,变法都是什么内容?
















等下,发生旱情了,应该做什么?皇帝派谁下去?拨多少银两?
















让我查查古代货币体系,职权体系…………再查一下中国地图,哪地方容易发生旱情,涝灾,民众又会往哪里跑……然后治理怎么治理……
















啊,我觉得我都搞清楚之后可以直接上书中X海,发表我的国事见解
















可是我搞不清楚……我想死
















9.然后之前提到的这位太太,她跟我说,她也想开个新坑
















最近一直在查资料,了解背景知识,然后还给我发了一张图
























哦豁,厉害了我的哥。





命运的相逢——《人生何处不相逢》书评

致以  @养狮子的庄太太 的《人生何处不相逢》

认识庄太太,是在贴吧里,看到的是《迈巴赫与柳叶刀》,还没有来得及把文追下去,我的贴吧号就彻底挺尸,从此与庄太太无缘。

还好有一天,我还是与她相逢。第一篇看到的,还是《迈巴赫与柳叶刀》。

谭季这种冷门的cp,却一直是我的心头好,很高兴可以看到喜欢的太太写自己喜欢的cp,不得不说像是一种缘分。

可谓《人生何处不相逢》。

季白和谭宗明,正义凛然的警察和老奸巨猾的总裁。

对于季白,我相信是面对谭宗明是百炼钢化成绕指柔,他的脆弱,他的撒娇,那些不为人知的,平时不能展现的情绪,都可以被包容。他的温柔,他的耐心,在面对谭宗明的时候织成一张网,把谭大总裁紧紧的抓住。

首先他是爱着谭宗明的人,其次他是一个人民警察。

在那样的情况下见到谭宗明,他的第一句话却是“怎么瘦了”。

看到这句话的我眼眶发酸。

季白是一个极有原则和自制力的人,他越是这样自欺欺人,就爱的越深。

谭总说“相思成瘦”。

谭宗明当然是了解季白的,季白不问,他也不提,只是用真挚简单的情话表达思念,悄悄的对季白说我爱你。

庄太太善于用平淡简单的生活情节,平常普通的对话来表达他们的爱情。爱情本来就是基于生活之上,一个合拍的互动,一个眼神的交汇,有的时候做到“我懂你”,是情侣之间最默契的情话。

像季白和谭宗明。

深夜公路的飙车,相处时的温馨……季白和谭宗明,本来就是一对强强,同性之间的恋爱,本就应该彼此包容和帮助,他们做到了,做的很成功。爱情是平等的,两个人在文中的相处完美的体现了这一点,互相照顾扶持,也有各自的事业和理想,相互尊重,也彼此做彼此无助时的肩膀。

文章开头就是季白抓捕谭宗明的场景,爱情和信仰的冲突,季白的纠结……还有谭颂的死。她死的那么残忍,又那么美,谭宗明当初将从泥沼里拯救,她便为谭宗明付出了一生……即使她的一生,也太短暂了些。

谭宗明和觉温的合作真相一直到了快结局的时候才公开,之前的情节中虽然我百分百相信老谭的人品,但还是我看我心里七上八下的orz,庄太太这个悬念之好也可见一斑。

文章里还有一个很特别之处就是把《如果蜗牛有爱情》的剧情完美的穿插在了其中,没有违和感,当时看电视剧的时候的场景在看《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时候会很自然的浮现出来,配上老谭和季白之间的日常,很温馨也很带感(๑´∀`๑)

如果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如果说,当初公路上的惊鸿一瞥,就是季白和谭宗明的第一次相逢……便注定了他们的痴恋和纠缠。

结尾同庄太太一样,虽然我是一个HE爱好者,但是还是更钟情这个BE,HE的版本显得有些不自然,季白和谭宗明之间最后的那一颗子弹,把谭宗明永远留在了季白的记忆里。

最后季白遇到洪少秋,也算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尾,但我个人觉得谭总就是谭总,长的再像的人也不是他……尽管也希望季白可以有一个好结局,但是洪少秋大概永远不可能替代谭宗明在季白心里的位置……但还是衷心希望,季白可以幸福。

也希望庄太太可以幸福,写出更多美好的故事,也希望某一天《人生何处不相逢》可以出本,这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故事。

最后,暗搓搓的表白庄太太(*σ´∀`)σ爱您❤

目录这里走——

《人生何处不相逢》目录

【楼诚衍生】度总日常二三事

关键词:旧梦不须记
虽然说吧,我错过了时间2333
杜见峰×陈亦度

很邪教很邪教以及ooc

千万慎入

——

01

陈亦度每天早上五点起床。

诚然他不是一个很注重锻炼养生的人,反正生命对他而言无穷无尽,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失去了一些意义。

他只是固执的想保持一点习惯,即使时光对他来说如同长河延绵不绝,但他还是担心80年的大浪淘沙,把那个人给他留下的最后一点印记都抹去。

比如每天五点起来出操。

陈亦度绕着小区跑步,一圈一圈。回忆起当初杜见峰嫌他体力不好每天早上陪他起来跑步的场景。

“亦度你快一点……”“别停下,跑步不能停……”“马上就跑完了坚持一下……”

面前的人声音越来越遥远,杜见峰跑步一向比他快不少,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开。

陈亦度加快脚步想赶上,面前的人却越跑越远。

快一点……再快一点……陈亦度撞到在前面晨跑的人的背上。

“对不起……我没注意,你没伤到吧?”陈亦度回过神来,杜见峰若有若无的背影果然只是幻觉。

“没有,只是你跑步也太不注意了……”那人倒不是很介意,“……先生?你脸色很不好啊……”

“没事没事……”陈亦度摆摆手回家。

他体力越来越好,跑步越来越快。假如……假如再一次可以和杜见峰一起晨跑,他一定可以和他并肩而行。

可是杜见峰,我再也追不上你了。

02

回家之后度总开始做早餐。他的早餐一般都要有一杯浓咖啡,即使他的胃不太好,这么喝咖啡对他的身体有所损害。

那有怎么样呢……反正杜见峰已经管不着了。

陈亦度每次这么想,都觉得咖啡似乎太苦了。

他也知道要保重自己,杜见峰当时拘着他吃这个吃那个,他一生病就是一个礼拜的清粥小菜,他一上火桌上就撤鱼肉。

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替杜见峰照顾自己。

只是他整晚整晚的睡不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点点小动静都可以把他吵醒。

从炮火连天的时代活下来的人大抵都会这样。陈亦度自我开解。

医生说他是神经衰弱,他知道自己只是习惯而已,睡不安稳的日子他过多了,也过得习惯了,更何况这习惯他不想改。

更不要提晚上满脑子通篇的回忆杀,杜见峰杜见峰杜见峰杜见峰,搅得他无法入睡。

就像昨晚厨房的水龙头没有关好,几秒一次几秒一次的滴水声从楼下传进陈亦度的耳朵里。他很累很累,累的不想动弹,所以他选择不想理,他度总财大气粗,浪费一些水资源,也就当他任性一回吧。

水声滴答滴答。

从前睡觉时有这些莫名其妙的声音,杜见峰总是很机敏的捕捉到它们,并且马上下床查看,他在床上半梦半醒中眯着眼,听杜见峰悉悉索索的鼓捣一阵,声音便停止了。他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杜见峰上床,给他拉高被子,轻轻的说:“睡吧。”陈亦度便再次的很安心的坠入睡梦中。

可现在陈亦度睡不着。水声滴答滴答他难以安眠。他现在很需要那一声低哑的“睡吧”,他无比观念那个时候自己可以安稳的睡去。

他很累很累,需要睡眠。

水声滴答滴答。

他需要杜见峰为他下楼关掉水龙头,他需要杜见峰帮他拉高被子,他需要杜见峰那一声令他安心的“睡吧”,他需要……杜见峰。

陈亦度在床上听着滴答滴答的水声,还是选择了下床,下楼,关水龙头,为自己拉好被子,在心中模拟了无数次“睡吧”。

可他睡不着,偶尔的入睡也很轻,他疲倦的身心对于一两个小时的休息无法满足,可他也无可奈何。

新的一天又来了。

陈亦度依旧很累,不得不灌下越来越浓,越来越苦的咖啡。

03

陈亦度是一个认真的人,上班的时候他尽量让自己集中注意力,这样他就不会想到杜见峰。

所以上班的时间对他来说过得很快,只有这时他才有种轻松感,他会理性的告诉自己,也旧梦不须记,前尘莫再提,自己应该释怀。

就像分了前女友以后一直不谈恋爱,像他这样拼了命的缅怀过去也没什么好结果。

陈亦度是理智的,他当然知道自己状态不对,这么沉溺在过去里,不仅折磨自己,假如杜见峰感知得到,更是折磨杜见峰。

但面对杜见峰,陈亦度是感性的。那可是杜见峰……他们一起过了战火纷飞的日子,说过了无数美丽动人的誓言……即使说好的与子偕老,同生共死,也没有实现。

杜见峰对于陈亦度就是那个特别,他放不下。

工作吧,陈亦度收拾好心情,把自己投进工作里。

陈亦度抽屉里有好几本金融杂志,封面是贺涵。

贺涵……你真的很像他……你真的也不是他。

陈亦度时常想象杜见峰如果现在在他身边的样子,贺涵的照片多多少少可以给他一些慰藉。

到他清楚的知道杜见峰不是贺涵,杜见峰不会这么儒雅,这么温柔,这么风度翩翩。这么一听杜见峰真的是low爆了啊,陈亦度心中笑到,可能是自己瞎吧……就喜欢杜见峰。

下班了。

旧梦不须记,前尘莫再提。他每天下班也对自己这么讲,希望回家以后可以睡个好觉。

但是事情总是不如预料之中那样,最期待的事情有时候反而会在绝望里发生。

下班回家路过一个公园,陈亦度决定进去走走,放松一下自己,毕竟他真的很疲惫了。

……陈亦度,你看前面那个人的背影,是不是很像杜见峰?
——

【鼠猫】【新课标Ⅰ卷盲狙】唯秋刀鱼和猫不可辜负

关键词:中华美食

伪路边摊店主鼠×美食旅行者猫

盲狙一发完,ooc预警。

——

“五弟我要出门一趟,我那路边摊……”

“就你那破路边摊……”白玉堂睡梦中接到电话,下意识拒绝。

“白大厨!我知道你这几天有空,我的摊子可是我的心血,交给你了!”

“我休假可不是用来给你……”回应白玉堂的,是电话那边“嘟”的挂断声。

尽管心里不愿意,白玉堂本着义气,还是在晚上推着摊子的平板车来到了小吃街。

普通的烧烤摊,大红的招牌,几张小桌子一支,椅子一摆,就是蒋平耗费了数年光阴的摊子,蒋平也曾是赫赫有名的大厨,不知道为了什么事而选择了“大隐隐于市”……

白玉堂趁着没什么客人,发起了呆。

“这里是蒋大哥的摊子?”清润的男音,温和优雅,摊前站的是挺拔如松的男子。白玉堂站起身看着他,来人有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幽黑的瞳孔有一种令人安静的深不可测。旅行包背在身后,看起来似乎是背包客。

“你是……”虽说蒋平原来名声在外,但这毕竟只是一个路边摊,白玉堂不认为这摊子会夸张到有背包客慕名而来的地步。

“我叫展昭,是蒋大哥的旧识。听说蒋大哥开了个烧烤摊,特地慕名而来。”

……还真有。

看来这位是蒋大哥的徒弟了。展昭暗自思怤着:“上个全翅吧,好么?”

把全翅按纹理切开几道,刷上油,放上烤架,果碳的热气喷涌,白玉堂看似漫不经心,却总可以在恰好的时机给全翅翻面,刷油,刷酱。展昭只点了全翅,其实全翅很考验烧烤师傅的经验和手艺,但是一个全翅怎么吃的好呢……白玉堂不知出于什么居心,默默地又挑了一条秋刀鱼上烤架。

在白玉堂专注于手上的事情时,展昭却在观察着白玉堂。身材修长,动作优雅,面容精致,真不像是烧烤店老板,像是米其林里吃饭的那些人。

展昭被自己想象中的,围着花布围裙的富家公子哥逗笑了。

白玉堂转过头,看到的就是展昭亮着一双猫儿眼,勾起嘴角笑了的样子——春天桃花开的样子。

白玉堂愣着看着展昭,两个年轻人忽然对视,毫无防备的对望,顿时整个画面暗香涌动,仿佛桃花隐匿在不知名角落大把大把的开放,怦然心动的迷醉味道。

知道烤架上的“滋滋”声把白玉堂唤的回过神来,他低下头给全翅和秋刀鱼翻了个个,低下头没有再看展昭。

展昭内心在暗暗赞叹——蒋大哥这个小徒弟长的真不错啊,看一眼可以把人吸进眼睛里。

白玉堂把东西装盘端到他桌旁,展昭伸手去接,白玉堂又想端到他面前……展昭握住了白玉堂端盘子的手。

桃花还在不遗余力的绚烂开放。

白玉堂觉得握着自己的那双手很软很温暖,让他有种反手牵上去的冲动。

白玉堂这么想着,下意识动了动。展昭触电一般的松开手,两人松开手的时候内心不知为何有点莫名其妙的遗憾。

“尝尝吧,手艺如何?”白玉堂顺势在桌旁坐下,从来没有撩过人的单身汉一下子就露出了不解风情的马脚,上来就直奔主题,“加个微信怎么样?”

从来没有被男生撩过的展昭也懵懵懂懂的被撩了一把,扫码加好友找到了一个名字叫“锦毛鼠”,头像是一只叼着锅铲,得意洋洋的Q版白老鼠。

“这是我的私人微信号,有事情可以找我。”白玉堂看着好友列表中多出来的“南侠”,和头像里挥剑纵马的侠客,毫不犹豫的把备注改成了“展小猫”。

缘分就是一种奇妙的开始。聊天只是一种渠道,拉进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没有摆摊的时候,白玉堂就在微信上和展昭天南地北的聊天,展昭一天逛很多地方,寻找当地最有名的美食,作为这个城市里最有名的大厨,白玉堂毫不犹豫的揭了那些星级大厨的底。

展小猫:我现在在“洛庐”,听说是你们当地很有名的私房菜馆?[图片]

锦毛鼠:他们家老板兼主厨姓洛,是江浙一带有名的美食世家,老板非常嗜甜,做出来的糖醋桂鱼基本没有醋。

展小猫:……好的我知道了。

每天晚上,展昭如约来到小吃街,坐在摊前看白玉堂忙忙碌碌,明明做的事便是那人间烟火,却是一派超凡脱俗的清贵。

这么一来一回,两人彼此都有一种酒逢知己的酣畅,那种灵魂伴侣的感应,无论聊什么都有共同话题……

展昭看着白玉堂忙碌的身影,觉得就待在这里……也不错。

爱情,也许真的可以让一个旅行者停下漂泊的脚步,只是旅行者还不自知。

锦毛鼠:明天我就不出摊了。

展小猫:怎么了?蒋大哥回来了?

锦毛鼠:四哥后天回来,可我的假期已经结束了……

展小猫:你的假期?你不是蒋大哥的徒弟吗?!

锦毛鼠:……蒋平是我的结拜哥哥。

展小猫:……好吧,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锦毛鼠:你明天打算去“陷空”?

展小猫:对啊,“陷空”的主厨在美食界也算有名了,这是我的最后一站。

锦毛鼠:你要走了?

展小猫:寻着美食的足迹去旅行嘛……我会回来看你的。

锦毛鼠:你明天就会知道,我到底是谁了。

“主厨,您嘱咐的那个展昭来了。”

“招待着,给他先上菜。”白玉堂平时容不下一丝不整洁的后厨,此刻摆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烧烤架,白玉堂专注于手上的秋刀鱼,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展先生,您是著名的美食旅行家,我们主厨听说您要来,特地为您准备了全鱼宴。”

“旅行家不敢当,不过是一个背包客罢了。”展昭有些受宠若惊,“全鱼宴?”莫名想起那天的烧烤摊,白玉堂看着自己吃着秋刀鱼,笑着说“猫儿爱吃鱼果然是天性”的样子,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了啊……

“展先生,请坐。”展昭被这一声唤的回过神来,一道道菜流水一般的上来。

二龙戏珠、鲤鱼三献、梅花鲤鱼、鲤鱼甩籽、蝴蝶海参油占鱼、湖水煮鱼、清蒸银边鱼、葡萄鱼、普酥鱼、蕃茄鱼片、鸳鸯鱼卷、荷包鲤鱼、煎焖白鱼、川狗鱼丸子……

“看来你们主厨是做鱼的行家。”展昭看着全鱼宴一道道菜上桌,道道色泽鲜亮,鱼肉的肉质细腻鲜美,不油不腻。

“还有最后一道菜,这上边所有的菜都是我们主厨亲手做的,特别是最后这一道,从去市场上买鱼开始,都是经由主厨一个人的手。”

包间的门打开,白玉堂端着盘子走进来。

“这是我们‘陷空‘的白主厨。”

白玉堂示意他人离开,他把最后一道菜,其实反而是桌上最普通的一道菜,烤秋刀鱼放在展昭面前。

“你现在想吃的我都会做,你未来想吃的我也可以学,你现在,还要走吗?”

“你得知道,对我来说,这世上,只有秋刀鱼和猫不可辜负。”

END

——

谜一样的flag

高考结束了,新手机也买了,可以开始更文啦!

前段时间我的简书又被封号一次233333大概要换停车场了,如果有小天使有推荐欢迎评论哦,今晚第一波更新,感谢各位,么么哒^3^

【鼠猫】双向单恋02

落地窗接力!接住金华!!

拖了好久好久……顺便在这里说一句!手上的我不会坑的!!只是这两个月可能不会更了……宝贝们别忘了我!笔芯❤

上一篇 双向单恋01

下一个接住我!!
——

白玉堂还记得那时候他打球时那个人场边灼热的视线,和上课时有意无意的暧昧目光。

那个人的眼睛里盛满了“展昭喜欢白玉堂。”

展昭喜欢白玉堂。

白玉堂一直在等他的告白。

从在球场边的第一次相遇起他就在等。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一见倾心。他又何尝不是呢?

可他等来的,却是自己出国深造的消息。

出国的这几年,他也想过自己是不是错了,也许展昭不喜欢他,那只是他的一种错觉。也许是他一厢情愿。

那有如何呢,他很清楚的知道“白玉堂喜欢展昭。”

白玉堂喜欢展昭,这就够了!

阔别四年,白玉堂终于重新见到了展昭。

白玉堂看着推门而入的展昭。

展昭,我抓住你了。

“作为一个模特,你自身的条件非常优秀,在对镜头的捕捉方面也很有天赋。”白玉堂不动声色,缓缓说到,“即使没有我,你也会红。”

“但我是白玉堂。”

“模特这个圈子……我想‘白玉堂三个字的意义你应该懂。”白玉堂其实不喜欢这种虚名和威逼利诱的方式……但是面对展昭,他自乱阵脚。

展昭没有被他后来的话语所诱惑。或者说,他只听见了“我是白玉堂。”

他是白玉堂。

“你可以选择离开,我也不会对你做雪藏之类的卑鄙之事,可你想清楚了,但留下后,就不要拒绝。”

他是白玉堂。

展昭神使鬼差的点点头。

他是白玉堂。

他是白玉堂。

展昭喜欢白玉堂。

白玉堂吻上来的时候,展昭几乎是一瞬间就想起了那个下午,他站在场边看白玉堂打篮球。

白玉堂身体温热,贴上来的动作温柔又坚决。他的舌头灵活的扫过展昭的牙齿,像那天下午他灵活的躲过对手然后上篮。

那天下午……一样温热的阳光,白玉堂矫健的身影,奔跑的样子,汗水顺着鬓角流进球服……

球进了。

展昭几乎要落下泪来。他扬起脖子,狠狠地回吻上去。

“呵……”白玉堂在他唇边轻笑,微小的气流让他有点痒。

但他不想躲,他就那么看着白玉堂。白玉堂眸色渐沉,将他再次拉进自己怀里。

那样的眼睛……干净又坚定,和当初一模一样。

展昭……我喜欢你。

白玉堂低头轻啄展昭的耳朵,用舌尖一点一点描绘他耳廓的形状。沿着下巴,又到嘴唇,再向上……鼻尖,眼角……

就是这个人这张脸……我喜欢你……

天色渐暗,缓缓入夜。

身后的落地窗透出霓虹灯斑驳的色彩。迷乱又绚烂。照着室内拥吻的两人。

“今晚的夜景……将为你绚烂。”白玉堂把展昭压在透明的玻璃上,底下路人来来往往,这个高度可以俯瞰整个城市……也足以让城市看见。

展昭背后发凉,又有点口干舌燥。

羞耻,不安,抗拒……还有内心剩下的一点隐秘的期待。

那么多年的喜欢……

白玉堂,白玉堂白玉堂……

展昭喜欢白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