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楼诚衍生】【谭季/贺陈】我举报谭总出轨


群里闹腾而来的忽如其来的脑洞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段子一发完

乱起标题

ooc预警

01

谭宗明这两天鬼鬼祟祟的。季白好几次起床,发现他都已经上班了,身边的被子是凉的。

早出晚归。行踪不明。

有问题。

有问题极了。

季三哥带着对谭总的绝对信任不动声色。

可是大概不是所有人都想让他们太平。

一封告密信忽然来到。

谭总出轨了。

02

“联系代孕机构,最后一次商议合同。”

“好的谭总。”

“事情都准备好了吧?我不想出任何差池……算了,联系陈总今晚见面。”谭宗明这两天也忙的焦头烂额,还得瞒着季白。

真的烦。

谭宗明深呼吸。

没事,为了可以达成“那件事”,再辛苦也是一时的。

03

谭宗明频繁的约见陈亦度。

两个人一起吃饭、聊天,还时常一起傻笑。

陈亦度还和谭宗明微信聊天,常常捧着手机不亦乐乎。

贺涵有点火。

在他看到那封信的时候,怒火到了极致。

信里的照片洒落一地,是陈亦度和谭宗明相谈甚欢的样子。

两个人很亲密。有一张陈亦度搂着谭宗明的腰,还抬头和他说话。

最后一张,两个人一同去了代孕机构。

04

季白仿佛听到了自己脑中“理智”那根弦断掉的声音。

不能轻举妄动。

东西谁送来的,照片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还不是质问老谭的时候。

要是老谭真的出轨……呵呵(`∀´)Ψ ╰ひ╯就这样吧。

“季白白,我今晚可能不回家吃饭了……我叫安迪送饭给你?”

“一顿饭而已不用麻烦安迪了,我自己可以解决……老谭啊……你今晚又不回来吃饭?”

这个“又”咬的真是特别的清晰。

“约了客户,对不起不能陪你了,”精明如谭总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陈亦度……算是客户吧,“我会尽量早点回去的。”

05

谭宗明今晚又约了陈亦度。

陈亦度头大。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贺涵对他神神秘秘的行为的不满,但他又不能拒绝谭宗明。

毕竟那件事对他们来讲都很重要,而且他和谭宗明是多年好友,这关乎着他的终生幸福。

还能怎么样呢?陈亦度考虑了一下措辞,给贺涵打电话。

“不回来吃饭?”贺涵接起电话,波澜不惊。

陈亦度语塞,乖乖招认:“约了谭宗明。”

“又约谭宗明?”

“……有事要谈。”陈亦度面对精明的贺涵,总觉得自己暴露是迟早的事。

“行吧,早点回来,别喝酒。”

“恩,你晚上别等我了。”

06

季白选择跟踪谭宗明。

哟,把酒言欢,推杯换盏。

季白脸色一沉,默念冷静冷静。

WTF你个酸菜面,笑那么开心干什么?!

靠那么近?!!!

还走到他身边去!!抬手干什么?!!抱他吗?!!

“亦度,这次多谢你了。”

“不客气,代孕那里的事也多亏了你打点,”陈亦度拿出为谭宗明设计的礼服,“你看看,有哪里要修改的?”

谭宗明起身去拿文件,陈亦度接着问道:“季白那里……他的身材要怎么量?”

“和你差不多吧……”谭宗明想起季白,笑意更深了些,“我抱他,大概到这里。”他举起手比划了一下。

“那行吧,我先大概画个草样,成功之后,你带他来我这里再量。”

“恩,其实……季白穿什么都好看。”

陈亦度忽然有点想念贺涵。

这措不及防的一把好狗粮。

07

谈完事情吃完饭,陈亦度又被一个客户抓去喝酒。

一番折腾下来到家已经凌晨1点。

满身酒气的陈亦度跌跌撞撞到了家门口,门内漆黑一片,没有丝毫灯光。

贺涵大概早就休息了吧……陈亦度迷迷糊糊的想。

虽然叫他不要等自己,可是看到他真的没有等,心里还是涌起一些不舒服来,以往他再迟,贺涵都会等他的……

打开门,不出所料的漆黑一片。

“回来了?喝酒了?”贺涵在暗处问。

嘱咐他早点回来,嘱咐他不要喝酒,他都没听见是不是?!

“喝了……一点点……”陈亦度半醉半醒,“你还没睡啊……”

“你不回来,我怎么敢睡?”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陈亦度往贺涵身上扑。

贺涵接住他,闻着他满身的酒气,不由得有点气恼:“你和谭宗明出去,喝了多少酒?”

“不多不多……和宗明出去……嘘,是秘密,不能告诉你。”

“哟,还得瞒着我?”贺涵怒极反笑,“陈亦度,我是不是把你惯的?”

贺涵抱起陈亦度,向卧室走去。

进行“家庭教育。”

08

谭宗明倒是10点左右就回了家。但是家里的灯也是暗着的。

季白不在家。

谭总耐心的等到11点。

焦躁的等到11点半。

不安的等到12点。

忍不住了。

“白白,你怎么还没回来?”

“队里有事,今晚估计会很迟,不用等我了。”

“那我给你送宵夜……”话音未落,那边是季白挂电话的“嘟”声。

此时的季白正在基友李熏然家里互诉衷肠。

狗头军师李熏然出个主意:“你回去,引诱他,让他上你。”

“他要是还喜欢你呢,就会经不住诱惑,屈服于你的美色之下。”

09

季白2点回家。

谭宗明委屈极了。

独守空房啊,长夜漫漫啊,空虚寂寞啊,季白白啊,2点回家。

谭宗明听到脚步声迫不及待的打开门迎接季白。

回应他的是季白热情的深吻。

“谭宗明,做不做?”

虽然很懵逼,但是该做的还是要做。还可以借此机会,收集到季白的精子。

一举多得。

谭宗明迅速做出决定,扑倒了季白白。

谭总和季警官一夜笙歌,谭总大获全胜。

趁着季白酣睡,给陈亦度打电话。

“亦度,我精子弄到了,等下我们就去那里?”

“嗯……好的……”陈亦度含含糊糊的回答,匆忙挂了电话。

10

经过一个晚上的教育,陈亦度腰酸背痛,没想到到了早上贺涵还不打算放过他,拉着他晨间运动。

谭宗明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

贺涵拿过陈亦度的手机:“谭总……接吗?”

“嗯……好的……”尽管知道贺涵听不见,但是陈亦度还是紧张的无以复加,匆匆挂了电话。

贺涵用力的顶弄了一下:“什么秘密……这么紧张?”

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作完。

事后陈亦度一反常态,坚持自己做清洁。

于是贺涵的精子成功到手。

然后去赴谭宗明的约。

“要去见谭宗明?”贺涵轻飘飘的问一句,“还能下床、出门、赴别人的约,看来是我不够努力了。”

陈亦度夺门而出。

11

陈亦度约见季白。

季白看着陈亦度发来的微信,努力把小三上门踢馆的诡异感觉赶走。

“季警官,这是我和谭总一起做的代孕。”陈亦度送上一份文件,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充满了歧义。

季白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季白伸手接过文件。

“宗明在楼上等你。”

站在二楼门口,季白不知道要不要敲门。

犹豫再三。

季白打开了文件。

季白推门而入。

季白听到谭宗明说话。

“季白,嫁给我吧。”

12

我举报,谭总出轨。

@一朵卖十四岁小姑娘的花

2333333

评论(1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