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鼠猫】【全国1卷盲狙】2035的你 。

诈尸系列……一度想放弃手里的狙击枪【嘤】,还开镜干啥!国家喊我去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啦!

私设鼠猫现代,缉毒警官的故事【私设有纰漏的地方多多谅解orz】

ooc慎

——

01

“包局,这次卧底行动的人选定下来了吗?”

“还没有确定,不过上面的意思应该会让展昭去,他有经验,对冲霄那边也熟悉。”

“包局,我想去。”

“这……白玉堂……你才入队没几年,要说经验……”

“我小时候就是混黑长大的,我更适合去那里卧底。”“包局,我会做好的,相信我。”

02

2018年6月,在边境名为“冲霄”的小镇,缉毒队伍把以赵爵为首的跨国贩毒团伙一网打尽,此次行动多亏了警方的一名卧底里应外合。这名警官在任务最后身份败露,不幸身亡,年仅23岁。

03

“猫儿,你说我40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白玉堂坐在展昭办公室沙发上看着展昭。已经到下班的点了,勤勤恳恳的展警官仍然看着手上的文件。

“估计还是这样……小孩子脾气。”展昭看都不看他,继续看手里的文件。

白玉堂被他怼的顿了一下:“是是是,展大警官成熟稳重,临危不惧……不知道是谁昨天被我调戏了两句就臊得跑了……”

展昭抬起头瞪了他一眼,脸有点红。

“行了,我勤劳的展警官,”白玉堂走过去抽出他手上的文件,“别研究那个贩毒团伙了,这也不是你着急这一时就可以解决的事情,走走走,下班了下班了……”

白玉堂自然的拉着展昭:“今天白爷爷带你吃鱼去,走吧展警官。”

04

“唉,说真的,你觉得我40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啊?”

展昭想了想,放下手里夹鱼的筷子:“那你觉得,我44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展警官嘛……”白玉堂乌黑的眸子在展昭脸上转了个趟,“还是那个公私分明,刚正不阿的榜样楷模咯。”

展昭听他插诨打科的语气,却只是闷闷应了一句:“到了44岁了,还是个榜样楷模,也不错。”

白玉堂觉着他语气不太对,却也不好深究,转了个话题:“说了你了,你说说我呗。”

“你四十岁的时候?都说四十而立,你四十岁的时候,莫约也会事业有成,说不准能破获好几个案子,名声在外,但也平平安安的,守得住脚下这一片辖区,也算圆满了吧。”展昭闹不过他,还是想了想,认真的回答了。其实他不求白玉堂功名富贵,只要顺遂康健,真的就足够了。

“嗯,我觉得挺好的,”白玉堂想想17年后的自己,“可我看,最重要的是得有一只猫。要不然总归一个人过,也太寂寞了些,得有一只黑皮小猫,平日里看起来不近人情,可甩甩尾巴就能让五爷我跟着一辈子……是吧,猫儿?”

白玉堂慢慢压低了声音,那一声“猫儿”,轻飘飘的,儿化音声调微微上挑,带着白玉堂有磁性的声线,扑腾着滚进展昭心里。

“嗯。”展昭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脸红,眼眶也有点发酸,带着点不易察觉出来的鼻音,应了一句。

05

回到家白玉堂闹了展昭半宿,可第二天还得上班,两个人精神头都不大好,一到单位,就迷迷糊糊的被抓去开会。

“……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在这期间,法治的进步……”

领导在滔滔不绝,白玉堂昏昏欲睡。

“2035年。”展昭忽然出声。

白玉堂从半梦半醒之间回过神来:“2035年?怎么了?”

“2035年的时候,我就可以见到白玉堂40岁的样子了。”展昭故意不看他,眼神看向窗外,自顾自的回答道。

白玉堂回过神来:“那挺好的啊,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和44岁的展昭度过了整整17年了。”白玉堂看着展昭的侧脸,衬着窗外的青葱绿树,白玉堂恍惚的觉得展昭仍然像是他17岁时在高中第一次遇见他的模样,他一路追随着他的脚步,一晃六年也过去了……他们未来还有更多,更多的六年,甚至是17年。

展昭转过头来,刚好对上白玉堂灼灼的目光。四目相对,仿佛是金属钠放进水里,在空气里有噼里啪啦微小的化学反应。

“猫儿,我想亲你。”白玉堂忽然开口。

“接下来有一份上边的通知,比较重要,希望大家严肃一下会议纪律……”

开会的人群中模模糊糊的讲话声一下子消失了,大家默默收起手机,掏出笔记本。只剩白玉堂“我想亲你”的尾音在空中慢慢飘散。

展昭总觉得领导的目光一直往他们这里瞟:“好好开会,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06

“展队,你来一下。”刚刚离开会议室,包局就叫住了展昭。

“好的。”展昭本来同白玉堂一同去办公室,“我去一下。”想来应该是冲霄的那件案子,没由来的补了一句:“很快回来。”

“去吧。”白玉堂看着他的背影离开,目光深邃,好像在看一个不会归来的人。

展昭并没有遵守“很快回来”承诺,这一次谈话足足谈到了下班时间还没有结束。白玉堂靠在包局办公室外的走廊的墙上,一下一下抛着手机。

白玉堂的眼睛无意识的盯着对面雪白的墙壁,手机被随意的抛起,又精准的落回手中,他并不关注手中的起起落落,只是出神的盯着墙壁看。

“白玉堂,干什么呢?”丁月华踩着小高跟啪嗒啪嗒的走过,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无比清晰,但是白玉堂仿佛听不见,仍旧出神的看着墙壁。

丁月华见他不理睬,轻轻推了推白玉堂的肩膀:“白玉堂,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怎么让展警官到了44岁还是榜样楷模。”白玉堂挑着自己想的内容,随口回答了一下她,“对了,冲霄的那个案子上面有什么其他消息没有?”

“没听包局说起过,估计还是用那套卧底的方案吧。”作为警局里为数不多的妹子,丁月华常常给包局打下手。

“好吧。”白玉堂眸色沉了沉,“展昭和包局在里面开小会呢,我等他下班,你先回去吧。”

“行,”两人平时就形影不离,丁月华也不多想,“那我先走了。”

丁月华刚走,包局办公室的门总算开了,展昭和包局一前一后走出来。

包局看见白玉堂愣了愣:“玉堂还没走啊……要不要一起搭我的车回去?”

“我等展警官一起走呢,不用了,家里离的不远,走两步就到了。”

“那我就先走了,”包局又看看展昭,“你们两个都是我们警局的栋梁之才啊,要好好表现,警局的未来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啊!”

白玉堂觉得有些奇怪,也只能笑笑,展昭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07

看着包局离开后,白玉堂看看展昭,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回家吧。”

“行。走吧。”

为了上班方便,两个人在警局附近租了一套小房子,两个人搭伙一起住,生活就充满了烟火气。

展昭从包局那里出来后就一直闷闷的,吃过晚饭便说要出去走走。白玉堂正挂着围裙洗碗,听展昭要出门连忙跑出厨房,手上还沾着白色泡沫:“我马上洗完了,你等我一会?”

“没事,我想自己出去走走。”

白玉堂了解展昭的个性,也不强求:“好吧,等你想找人陪了就找我。”

等展昭出了门,白玉堂匆匆冲掉手上的泡泡,给包局打了个电话。

“包局?您在家吗?有点事找您……去您家里说吧,您方便吗?”

08

“包局,这次卧底行动的人选定下来了吗?”白玉堂不愿意废话,开门见山。

“还没有确定,不过上面的意思应该会让展昭去,他有经验,对冲霄那边也熟悉。”

“包局,我想去。”

“这……白玉堂……你才入队没几年,要说经验……”

“我小时候就是混黑长大的,我更适合去那里卧底。”“包局,我会做好的,相信我。”

撇开资历不谈,白玉堂确实更合适。看着白玉堂坚定的眼神,包局缓慢的,慎重的点了点头。

09

展昭又梦到了那天,白玉堂在办公室里忽然笑眯眯的问了他一句:“猫儿,你说我40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他说,只要黑皮小猫甩甩尾巴,他就会跟他一辈子的。

他说,一个人过的生活,总归是太寂寞了。

他说,他想看到44岁的展警官仍然是一个公私分明,刚正不阿的榜样楷模。我做到了,可他呢?

他说他想亲我,可我没有等到那个落不下来的吻……

44岁的展警官还住在原来租的小房子里,即使警局早就搬走,这里到警局要跨过大半个市区。

住在这里,每天早上醒来都像是白玉堂还在身边,整个房子里充斥着白玉堂和展昭一起生活的那一股烟火气。

太阳渐渐升起,展昭从梦中醒来,梦见了白玉堂,算是一夜好梦。

展昭对着空气轻轻的说。

“白玉堂,2035年了,早上好。”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