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楼诚衍生】天天吃狗粮我也很绝望啊!



ㄟ(▔,▔)ㄏ 各个角色拉郎配,蔺靖/凌李/贺陈/谭季

日常脑洞段子,欢脱无逻辑,一发完。

……全方位OOC预警,慎入(つд⊂)

————

01  蔺靖

入秋了,天气渐凉。

景琰:

见信如晤。

近日天气转凉,夜深露重,切莫过忙于政务,保重自己。

前几日山中风凉,偶感风寒,咳嗽鼻塞以致夜不能寐。

一切皆安。许久未见,甚是想念。

蔺晨。

(┴┴︵╰(‵□′)╯︵┴┴!我一个理科·文言废真的写不出啥文绉绉的!)

(白话文版:

景琰:

见信如晤。

天气越来越冷了,晚上的时候尤其要注意保暖,不要天天为了工作熬夜,早点睡好好照顾自己。不然我会心疼。

前几天我们这里风特别大,不小心我也感冒了。特别难受,鼻塞咳嗽,晚上都睡不好。

我这里一切都好,就是很想你。

蔺晨。)

(鉴于我个人水平问题……后面就都是白话文了……(つд⊂))

蔺晨:

见信如晤。

上一次你写信来说你病了。你总是叫我好好保重自己,你也应该多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

我叫人备了一些药材和补品,已经在送往你那里的路上了。收到之后要好好吃药,好好养身体,虽然风寒对你来讲可能不是什么大病,但是还是要好好保重。不然我会心疼。

收到你信的那天晚上天气恰好特别的冷。不巧我也受了些风寒,正如你所说的鼻塞咳嗽,非常的难受。我想这大概就是上天想让我们感同身受的旨意吧。

我们的确很久没有见面了。我也很想你。

萧景琰

萧景琰收到的下一封,大概已经不能称其为信了,只是一张小纸条。

就是这一阵凉风,从我的山顶吹到你的深宫。

02  凌李

凌院长除了医院和家,去的最多的地方应当是小区旁边的家乐福。

去的次数之多令人发指,已经到了超市的大妈们都已经认识他的地步了。

若是凌院长来的迟一些,就会买些日常的蔬果;若是那天凌院长来的特别早,那么她们就知道,院长要买些好的。

糖醋里脊酸菜鱼,草头圈子红烧肉。

当真是居家旅行必备好男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可以满足吃喝玩乐的各种生活需求,还有生理需求。

……不污,要优雅。

而做好大餐的第二天,院长会在早上来,不过来的的迟一些。买一些清淡的蔬菜,还会和负责果蔬区的大妈讨论怎么熬粥。

——凌院长怎么忽然想起来熬粥喝啊?

——养胃……好吧,家里的那个要吃点清淡的。

——原来院长结婚了啊?天天这么好吃好喝的养着,也不知道是谁家的有这么好的福气。

——他才是我的福气呢……我要把他养的胖胖的。

03 贺陈 (最近很迷恋的双总裁设定……)

(有些私设……关于商场的真的不懂啊,凑合看吧orz )

贺涵最近不是很开心。

陈亦度沉迷于工作无法自拔,他一个人深夜独守空房,寂寞空虚冷。

主要是,心疼和……欲求不满。

陈亦度最近在谈一个大case,和另外一家公司竞标,常常忙到深夜。

贺涵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毕竟自己也是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人,还帮不了自己媳妇?当然,他家嘟嘟是不会接受他的帮助的,所以,贺涵决定曲线救国。

他仔细分析了一下,趁着陈亦度加班的时候自己也暗搓搓的加班,终于找到了目标。

“贺总,这是那一家公司的财务分析。”秘书欲言又止,“贺总……这公司根本没有投资的必要……他们的项目盈利的可能性……”

“我有分寸的,”贺涵看着手上的报表,“有的时候,亏,不一定是亏本。”

“啊?”秘书云里雾里,想莫不是这便是秘书与总裁思想的差距?

在谭宗明为数不多的上班时间中,偶然听闻贺涵投资的消息。作为朋友,他觉得还是提醒下为好。

“贺涵啊……听说你投资……”

“那家公司和F公司是竞争对手,亦度在和F竞标。”

“……”默默挂掉电话的谭总无语凝噎,可以,用那么几百万秀个恩爱。

是在下输了。

F公司资金链忽然跟不上,本来准备好打持久战的陈亦度轻而易举的赢了。

打算早点回家,家里有贺涵~

贺涵呢,还在公司为自己的“冲冠投资为蓝颜”而付出代价,看看如何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04   谭季

我是安迪。

我要跳槽。

2017×月×日

最近我在考虑跳槽这件事情。

谭宗明今天又没有来上班。

又。

一堆事情在手边急着处理。总裁却在家里陪男朋友。

从前的谭宗明虽然不会沉迷于工作,但好歹也是勤勤恳恳,按时上班。自从和季警官谈恋爱之后……

啧啧啧,爱情使人盲目。

看隔壁度总,即使谈恋爱也没有对工作放松,前几天还谈下了一个大合同。

Du公司不错。

可是谭宗明待我也不薄。哦,是曾经待我不薄,他如今就知道把工作给我,压榨我的劳动价值。

跳还是不跳,这是一个问题。

2017年×月×日

今天谭宗明准时上班了。

难得难得。

据说是前天晚上闹得太狠所以昨天被季警官踢下了床,早上又被逼着来上班。

喜闻乐见。

目测这是一个不用加班的工作日。

事实证明,我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谭总先是花了半个小时把不得不做完的工作草草了结了一下,又花了一个小时锲而不舍的给季警官道歉——打电话,发微信……期间伴以谭总意味不明的痴汉笑和打电话时丝毫没有尊严的“亲爱的,我错了~~”

是的,还是自带波浪线的。

最后,花了一个小时研究中午去哪里和季警官吃饭。然后,下班了。

为什么我的手里常举着火把?因为我被这一对虐的深沉。

另,看隔壁公司越来越顺眼了。跳槽已列入正式考虑范围。

2017×月×日

不要问我今天又发生了什么。

当我瞎了。看不到办公室里两个办公桌普累的人(つд⊂)。

2017×月×日

我要跳槽。

不要拦我。

我受不了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能怎么办?!天天吃狗粮我也很绝望啊!!!(╯‵□′)╯︵┴─┴

END

评论(1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