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鼠猫]新年愿望

又是一篇在群里深夜开车出来的H……

——————

年关将至。公孙先生要发福利了。

王朝的妻子怀孕了,送安胎药。

马汉的母亲身体不好,送点补品。

张龙家境困难,给他涨工资。

赵虎有些上火,送些金银花露。

包黑子……送美白配方好了……

展护卫常常受伤,送金疮药。

白大侠么……

公孙先生神秘一笑,深藏功与名。

除夕夜。

“公孙先生。”白玉堂微微颔首,向公孙先生打招呼。

公孙先生笑眯眯的,从身后递出一小坛酒:“白大侠,新年快乐。”

白玉堂接过那坛酒,并不如同平时喝的女儿红,这酒散发这一股药香:“这酒……”

“放心,对身体没有伤害的……是木天蓼泡的药酒。”

白玉堂了然一笑:“那么白某就在此谢过公孙先生了。”

年夜饭后,众人都散去,白玉堂拉着展昭上了屋顶。

夜色如墨,皓月当空。

月黑风高夜,是否洞房花烛时?

“玉堂,新年快乐。”展昭望着白玉堂白玉堂的侧脸,只觉得满心的满足要溢了出来。

“猫儿,新年快乐。”白玉堂转过头看向展昭,“新年也一起过了…那么你未来这一年,都是白爷爷我的了。”他举起酒杯:“这样的好事,不一起喝一杯?”

展昭被人蛮横的定下了一年,倒是也不恼,笑着接过了酒杯,刚闻一闻便察觉出有些不对:“这酒闻着怎么有些怪异,居然不是女儿红?”

“啊……是公孙先生送我的药酒,强身健体的。”

听闻是公孙先生送的,展昭便未曾多言,只是这酒虽是药酒,在他闻来确实是醇香四溢,他不是一个贪杯的人,但这酒确实让他有些心动。

“好酒。”展昭又仔细闻了闻,赞到。

也许是公孙先生让他太过放心,也许是身边这只白耗子拐弯抹角许下的未来一年的陪伴让他太过开怀,也许只是因为,今晚月色太好。

他竟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劲来。

白玉堂看着展昭闻着酒香就有些恍恍惚惚的样子,举起酒杯遥遥一敬:“敬今晚这月色。”敬这月色太过撩人……

“敬未来这一整年的月色。”展昭大抵是闻着酒香就醉了,毫无防备的狠狠撩了白五爷一把,然后一饮而尽。

酒刚刚下肚,一股不知是什么的气就从下而上的升腾起来,灼热的,燥热的……似乎带着小钩子挑逗着展昭的血管,让他几乎要燃烧殆尽。

他勉勉强强控制住自己没有失态,眼角却被逼出了水光,看向白玉堂时眼中波光潋滟,墨色的天空映出白玉堂的身影:“这是什么酒?”带着一点软糯鼻音的声音,白玉堂差点没有把持住:“就是公孙先生的药酒啊。”

说话间,展昭已是觉得浑身燥热,神智也有些不清醒:“玉堂……我……我难受……”

“怎么了?”白玉堂展臂,搂住展昭微烫的身体,在他的耳边悄声喃呢道,“难受的话……我们回房歇着吧。”

——————

下一个接住我(*๓´╰╯`๓)♡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