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鼠猫][现代AU]白玉如烟,往事沉塘01

带着记忆重生的展昭,彼时还是小包子的白玉堂哈哈

去找他。去找他。快一点。

他?他是谁?我为什么要找他?

快去,去找他,好好保护他。

找谁?他是谁?

找到他!

他到底是谁?找他干什么?

告诉他,你爱他。

他是谁?是个很重要的人吗?为什么我不记得了?他是谁?白衣服……是谁?

快去找他。他就在那里等你。在你心里的那个地方。

“展昭,你真的想好了?”欧阳春看着眼前的青年,“你很有天赋,也会很有前途的……你天生就该当警察。”

“我不想。”展昭昨夜未曾好梦,眼下还有些发黑,“我总觉着,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当初刚进警校时,我就注意到你了。你很优秀,也很有正义感,你这样的人……”

“我……欧阳大哥,抱歉。”

欧阳春被展昭三番两次的拒绝已是有些落不下面子,展昭又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重要的事?有什么比保家卫国更重要的呢?

“展昭,你别后悔……进了警校却不当警察,你还能干什么?”

“我……”展昭家境殷实,想说自己不差钱,话临出口是想起欧阳春家境一般,还是住了口。

“欧阳大哥……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但我……若是有天后悔了,这不是还有欧阳大哥招抚我一二么。”

“唉……展昭……你记得,我欧阳春的手下,还给你留了一个位置!”

比保家卫国更重要的事?

也许四年前的展昭甚至会看不起这个问题。但是随着梦境里那个声音越来越频繁的出现,梦里那个隐隐约约的身影也有了些清晰的模样。

一个白衣人,但是站在那儿的一个背影,就透出了挺拔和风骨来,虽然看不见容貌,但是展昭很确定的知道,那一定是极精致的,那可是风流天下我一人的……

风流天下我一人的,是谁?

展昭不记得了,但他却知道这个人很重要,非常重要,每每想他的背影,展昭心中就被感动,酸涩,愧疚,还有铺天盖地的喜欢填满。

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指引着他要去做什么。知道昨晚,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要去的地方。

在他心里的那个地方。

这件事,比保家卫国更重要。

展昭在心里想。这么想的时候,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叫做“悔不当初”的情绪来。

背上行李。

背上同学和师长不理解的目光。

展昭踏上了所谓的“远方”。

在这一件堪称疯狂的事情里,展昭的哥哥们是最支持他的。他自小丧父,后来母亲又病故,两个哥哥展辉展耀把家业操持的井井有条。那天听闻展昭“打算出门走走,也许一两年。也许三五年”的决定,展辉和展耀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没办法,展昭自小像极了他父亲,正义感强,为人仗义,温和有礼又是非分明,但父亲最后为国殉职,母亲也为此郁郁而终。展家已经为国家失去了一个生命了,他们可以为国家捐钱送物,却再也不想为国家献出另一条年轻的生命了……随着展昭进入警校,他们的担忧仿佛在一步步的被证实,展昭在警校表现极其优异甚至于连跳两级,只用了两年的时间提前毕业,许多机关都在要人,他们的担忧也达到了顶峰。听闻展昭决定放弃工作出去“走走”,虽然不太理解,但是还是选择无条件支持。

机场。

展辉和展耀没有来送行,送他的是展家的管家展忠:“家里也不缺你这口饭吃……不去做警察也好,安逸……到了哪了给家里报平安,大少爷和二少爷不来送,但心里还是念着你的。”

“知道了,谢谢忠伯。”

“好了,去吧去吧,路上小心。”

第一站是开封。

展昭自己都不知道去哪里找那个“他”,仅有的线索只是梦里的那句“在你心里的那个地方”。他也只好随着自己的心走,但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还是让他有些迷茫。

他也安慰自己就如自己说的,把这次寻找当成旅行,反正说穿了也就是随便走走,但心里却有个声音焦急的喊,快一点,展昭,快一点到他身边。找到他找到他找到他。他很重要,比你那保家卫国的信念还重要,比你自己更重要。

展昭。展昭听见自己对自己说。去找他。

于是他来了。开封。

“先生,你要喝点什么?”空姐微笑着问这个面容温和的乘客,这样一个看过去令人舒服的人,让她一下子想起“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来。

“白水,谢谢。”那乘客礼貌的回答。他的眼下泛着淡淡的青色,空姐忍不住出声关心道:“多注意休息”。

“谢谢”。

空姐第二次路过那乘客身边时,那乘客已经睡着了。

“展小猫,上来陪你白爷爷喝酒。”

檐牙高啄的古代府衙,背景是七百多年前未经污染还是繁星点点的天空,白衣人坐在屋顶上,手边是两坛酒,展昭还没喝就知道,那一定是陈年的上好女儿红。

我为什么会知道?我在哪儿?

“展小猫,你快一些。”

那个人是谁?是“他”吗?

“白兄好雅兴,”他看见自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轻盈翻上了屋顶,接过酒坛时神情也很放松自然,“对酒当歌……白兄不歌一曲?“

白兄,他姓白……

“尊敬的乘客朋友,我们的飞机即将降落……”

等着那个“他”放歌一曲却等来了这个,展昭从梦中悠悠醒来,还想着梦里的那个人……

白兄……

等等,他是男的!

展昭想起更早的梦境里说的“找到他,告诉他,你爱他”……

他拖着行李现在开封的土地上,感觉自己像站在一块新地图面前——

新地图开启,是否进入触发隐藏剧情?

当然是“是”了。

不管他是男是女,我都要找到他。

白……不论你在哪,等我。

展昭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去市中心。”

TBC.

高三了,更新时间可能不太稳定,但是还是会加油哒(*˘︶˘*)

如果有bug欢迎指出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