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楼诚衍生】【贺陈】你敲我的门(上)

商业分析专业研究生贺涵×工艺美术系陈亦度

私设良多……ooc 预警

————

陈亦度第一次见到贺涵是在新生大会上,贺涵那时是研究生二年级,作为迎新的代表。陈亦度作为新生代表,才刚刚大一。还是懵懂无知的样子。

贺涵当时刚刚见到他,还笑他满脸还是刚刚经历过高考的沧桑。

那时的陈亦度看着贺涵,一个高了他整整五届的学长,觉得研究生二年级,真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而此时这个遥不可及的学长就站在他面前,面对贺涵的调侃,他有些窘迫,只能尴尬的点点头。

“你是哪里人?”贺涵忽然发问。

“啊……哦,上海的。”

“呀,老乡。”贺涵笑眯眯的盯着陈亦度看。陈亦度有些意外:“真巧啊。”

“是啊……留个电话吧。”

这也许就是陈亦度当初被贺涵拐骗的开端。当开学后的第一次老乡聚会,贺涵拉着陈亦度说:“这是我勾搭的学弟,叫陈亦度。”

陈亦度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有没有脸红。

贺涵的研究生生活其实和陈亦度很不一样,但是……就像你喜欢一个人之后,会发现本来毫无交集的TA在你的生活中忽然无处不在,陈亦度也发现,贺涵无处不在。

中午食堂吃饭的偶遇,早晨教室走廊的偶遇,傍晚心情不好出门散步都能碰上……

“怎么一个人散步?”贺涵走到陈亦度身边。

“你也不是也一个人?”陈亦度心情不大好,语气有点冲。

“怎么,连学长都不叫了?”贺涵忽然想伸手摸摸陈亦度的头,他一向很有行动力,狠狠的摸了摸陈亦度那一头梳的整齐的毛,风吹过来,发尖在他手心轻轻的刷过去。贺涵觉得手心很痒,心里……更痒。

陈亦度一愣,很快低下头躲开:“……学长……抱歉,我心情不太好。”

贺涵看着陈亦度潮乎乎的眼睛,那声学长,带着几分无奈,几分正经,还有几分委屈。

他就这么看着陈亦度黑亮的眸子,那一声学长,撒娇一样,声音仿佛带着浪潮,一头撞进他心里。

“对于今天解决不了的问题呢,不要烦躁,因为明天……还是解决不了,”贺涵看着他,“心情不好就顺其自然吧,为了你这声学长,我带你出去放松下?”

“啊?”陈亦度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拉到了研究生公寓。贺涵塞给他一台笔记本:“你先玩着,我请你吃饭。”

“怎么……学长要下厨吗?”

“你想多了……”贺涵笑着弯了弯眼睛,熟练的打了个电话,“君子啊……远庖厨。”

无非就是给自己不会做饭找一个借口罢了,陈亦度哭笑不得的打开电脑,贺涵也极其自来熟的养他身边一坐:“看个电影?”

两个人就一起缩在贺涵的床上看了《这个杀手不太冷》,吃了一顿意外美味的外卖。

“对于今天和明天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呢,不要烦躁,反正明天之后还有明天,生活嘛,总得有希望,”贺涵倚在门框上送陈亦度离开,“再不济你还有我这个看学长……虽然我已经是研二的老腊肉了,但是照你一个学弟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住202,记住了,”贺涵扣了扣门牌,“有事没事,都可以来敲门。”

陈亦度没说话,沉默的点了点头,即将消失在楼梯口是,给了在门边的贺涵一个在贺涵眼里足以“沉鱼落雁”的笑容。

反正贺涵当时心里就想到了“沉鱼落雁”这个词,回头还特地问了隔壁中文系研二的同学,如何形容一个男孩子,笑起来把人心里都照亮了,被隔壁同学一句“别祸害人家学弟了”的玩笑话怼了回来,倒也没再纠结。反正就是好看啊,好看到他觉得心里亮堂得跟着砰砰砰的心动。

【你敲我的门,叫我如何隐身。】

何况陈亦度这个门,敲得贺涵心都跟着荡起来了。

陈亦度第二次上贺涵的公寓,是老乡聚会在外边玩嗨了,研究生公寓没有门禁,去他那里住一晚。

他和贺涵,两个人都满身的酒气,说不清谁扶着谁,跌跌撞撞的也到了202,贺涵大抵还清醒一些,扶着他上了床,脱了外衣,盖好被子,又给自己倒拾倒拾好了,心安理得的在陈亦度身边躺下。

这是他的床是吧,和衣而眠而已是吧,没啥大不了的……贺涵喝了一点酒,也许还没有到他醉的量,可他看着陈亦度一副不省人事的侧脸,轻轻的在面颊上落下一个吻。我只是醉了嘛……贺涵想,在陈亦度的眉心,又落下一个吻。

陈亦度只是轻轻颤了颤睫毛。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贺涵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给陈亦度端了一碗醒酒汤。

“学长你不是不会做饭?”

贺涵得意的给他扬扬手机上明晃晃的百度百科:“得了,别学长学长了,喊我贺涵就成……中午留下吃饭吗?”陈亦度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次看什么?”

“《当幸福来敲门》。”贺涵从善如流的回答他。

【以后连朋友都不做了?

---没法儿做,太相爱的人怎么做朋友。】

“君子嘛……远庖厨,”此时的陈亦度坐在餐桌边上,看着厨房里围着围裙,举着锅铲的贺涵不由得调笑道,“终于舍得不做一回君子了?”转眼两年半就过去了,陈亦度已经大三,贺涵成功毕业。

“好了,”贺涵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为陈亦度倒下今晚第一杯酒,“这次嘛,比较不一样,庆祝你考上里昂国际时尚大学,”贺涵举起酒杯,“相信等你回来就是著名设计师了,cheers.”

陈亦度抿着嘴没有说话。

出国,留学,分别。他和贺涵的那层窗户纸还没有捅开,他不清楚贺涵到底是什么意思,去法国一去就是三五年……他就一点……一点不舍也没有?

“发什么呆?”见陈亦度迟迟没有动作,贺涵轻轻放下酒杯,“怎么了?”

考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大学,怎么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呢。

“没什么……想想一下子两年多就过去了,有点感慨罢了。”陈亦度拿起酒杯示意,两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