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鼠猫】白玉如烟,往事沉塘05

“你不去开封接你弟弟了?”展耀从楼梯上走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昨天晚上和这个流氓小吵小闹也废了一晚上口舌,恨不得马上把这个人踢走。

白锦堂不紧不慢的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看报表:“着急什么?小昭做事我都放心你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会照顾好玉堂的。”

“……你就这么让我弟弟给你当保姆?”

“你弟弟还能有我重要?”白锦堂转身看展耀,“我想多陪你几天。”

“谁稀罕你陪了,我弟弟可比你金贵多了!”想起昨天这个人做的……展耀就火大,“回你的金华去,总部总裁都不坐镇,也不怕集团明天就被吞了。”

“此言差矣……”白锦堂把电脑里的报表关闭,看着文件夹里的一份叫《关于常州分部》的文档,“这几个月,你这里不太太平吧。”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想从我这里打探消息,那你找错人了,”展耀毫不客气的拿过白锦堂的电脑点开《关于常州分部》的文件,“调查的还挺仔细的。”

“赵爵的事你们不可能不知情吧?你们展家家大业大,常州的军火出入一大半可都在你们手里。”

“别,不谈公事,”展耀放下电脑去厨房,“公司的事呢,军火这一块不归我管,我可是斯文人,我主管房地产这边,军火呢,你还是问展辉吧——假如他愿意告诉你的话。”

“得,不谈公事。”白锦堂随着展耀走进厨房,“我们谈点别的?”

——

开封。

“卢经理……或者叫卢总更合适?”展昭有备而来,一上来倒是带了一点咄咄逼人的气势。

“我就知道你会再来找我,”卢方也不慌,“要是这么明显的破绽都看不出来,那也枉费我找你了。”

“欧阳大哥根本没有向你推荐过我,你的公司也没有向警方寻求过帮助。”

“是,但你的确是有人推荐给我的,”卢方给他看他笔记本里的邮件,“赵爵向我推荐的你,我的确遇到了一点麻烦。”

“赵爵?”展昭很吃惊,赵爵和卢方本来不该有这样的交集……赵爵的邮件里什么都没写,只有展昭的详细资料和一句简单的“他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昨晚你来吃饭的时候,赵爵就很精确的给我发了消息,说你和白家的小少爷来了,后来再打这个电话已经是空号了。”卢方干脆也不隐瞒,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赵爵也算帮了你不是吗?虽然……我不一定如他所说可以帮到你。”

“我还没有迟钝到发现不了公司里的那些手脚和谁有关的地步,赵爵目的何在我也不清楚,但是这件事我不得不试一次……”

展昭点点头,他做了一些调查足以让他察觉卢方的公司到底出了什么类型的问题:“我可以帮你,但是……卢总,合作总是建立在信任上的,昨天的事既往不咎,但还是希望我们可以互相坦诚……我叫展昭,是江苏常州展家的那个展。”

“哈哈哈……”卢方倒是似乎被展昭这些不是太礼貌的话取悦了,“那我们详谈?”

……

“开封毒品大量流入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这段时间还是希望您手下的酒吧迪厅等还要加强警戒。”听完卢方的叙述,展昭隐约意识到不止是陷空集团出了问题,可能是整个开封都有这个问题,只不过陷空集团做为当地餐饮的龙头,更早的发现了这个问题,“我现在需要的是……”

“你给我提出的建议都很有建设性,我会好好考虑的,你需要什么?能帮的我都尽量帮你。”

“一份工作。”

和卢方又交谈了几句关于工作的事,白玉堂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展小猫?你回来没?你白爷爷都要饿死了。”

“好的,马上回去了。”展昭微笑着挂了电话,向卢方道别。

原来一个电话真的可以让一个眼角眉梢都挂上笑意啊……卢方看着展昭的背影,拨通了闵秀秀的电话。

——

“我毒瘾犯了……你快给我!!”男人眼神混沌,表情狰狞,急躁的低吼出声。

凌乱的小巷子里,玩世不恭的小毒贩丝毫不为所动:“有钱吗?带钱了吗?没钱也想抽?!”

“我没带钱……但是我有……我家里有!我家里有的!你先给我抽一口……我有的!我……我可以借!我借你的钱!”男人似乎灵光乍现似的,笑了起来。

“想借钱?我的钱不是那么好借的……我不像外边那些哄的你天花乱坠的,明明白白告诉你,我的可是高利贷,日息,十分利。”

“我借我借……你快给我抽一口……”没了刚才吼人的气势,男人语气带上了一丝哀求。

“一克,2000,明码标价。”毒贩拿出借条,“就先借你2000,多了也怕你还不起。签吧。”

“我签我签……”男人毫不犹疑的签上“李东”。

“一克,钱呢,最迟后天拿来我这里,拿过来的时候就是2400,明天拿来就是2200……超过后天嘛……我的规矩你也知道,你还有个女儿吧?带你女儿来,换你这条吸白粉的破命。”

回应他的是李东舒服的喟叹和混沌不清的“好”,他听的不太清,可他知道,李东早已被吸毒耗尽了所有家财,李东的女儿,他势在必得。毒贩摇摇晃晃走出了巷子,又做成一单……

李东回忆起前几天找毒贩借钱的事,今天已经是交钱的最后期限了,可很显然他没有钱。

他的毒瘾越来越重,想要再拿到白粉,只有……

“依依,快跑!你爸爸回来了!”狭窄拥挤的楼房,十岁的李依依坐在空无一物的几平米小房间里,听到邻居的声音,拔腿就跑。

“依依……爸爸来看你了……你一定要救救爸爸……你别跑!李依依!”

李依依仗着自己身形矮小,从李东身边快速的蹿过,向街上跑去。

“一个包子而已,非要我跑城东这里来买……看起来和我们楼下的也没什么区别啊?”刚从卢方那里离开的展昭本来打算回家,却又被白玉堂委派到城东买这个据说很好吃的包子。

“展小猫,食不厌精懂不懂?”白玉堂在家里大爷似的瘫在沙发上,通过电话和展昭聊天。

李依依跑向买包子的吴伯的店铺,他们家生意很好,顾客总是很多。

“救命啊!有人贩子抓我!!”李依依闯进店里大喊,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往桌子底下钻,刚好蹭到展昭退边。

白玉堂只听到那边嚎了一句什么人贩子,然后就是展昭匆匆说了一句“回家再和你说”挂掉电话的声音。

TBC 

emmmmm 架空世界就别深究了,毒品啥的我都不懂orz 

有bug欢迎指出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