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鼠猫】【现代AU】白玉如烟,往事沉塘04

微·白大哥×展大哥╮( •́ω•̀ )╭
不喜慎
————
租的房子对面就是有名的陷空广场,百货食品应有尽有。

“先去对面吃饭吧,”展昭牵着白玉堂停在斑马线前,白玉堂别扭的想挣开他的手,展昭一脸正经的捏捏白玉堂还是柔软的手,“过马路。”

红灯。

展昭牵着白玉堂,笔直的现在路边,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呼啸而过,眼前的画面不停变换,只有手机温热的触感是真实的。

几百年了,他都还在。

就一直这么站着也挺好。

绿灯。

白玉堂小小的拽了一下展昭,展昭没有反应,他顺势挣脱了展昭的手。

手中的感觉一下子消失,展昭猛的回过神来。

“过马路还发呆……笨猫!”白玉堂仰头看看展昭,朝前走去。

“哎……玉堂,”展昭向前赶了两步,想再牵起白玉堂的手,“走吧。”

白玉堂不自在的躲开了一下,展昭落了个空,愣了一下:“怎么?”

“我自己能过去。”白玉堂努力表现出成熟的样子。

“好吧,”展昭手转而落在他的头上,摸摸他头顶的发旋,想想若干年后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白玉堂,想摸个头……“你也10岁了,不小了。”

……很快就要到疯狂长个子的年纪了……

“走啦!!”白玉堂别扭躲开展昭的手,走过斑马线。

“吃饭吧,想吃什么?”展昭把菜单递给白玉堂,白玉堂也不看菜单,利落的报了几个菜,“鲤鱼三献、蝴蝶海参油占鱼、湖水煮鱼、清蒸银边鱼、川狗鱼丸子……”

“……怎么都是鱼?”

“猫不都爱吃鱼?”

“注意荤素搭配……”展昭还是把菜单拿了过来,勾了几个菜,把菜单递给服务员,“麻烦你了。”

笑的那叫一个温润如玉。

服务员揣着“砰砰砰”的小心脏走了。

“臭猫,笑的这么虚伪……”白玉堂低声嘀咕,“对陌生人都笑的这么灿烂……”

透明的玻璃窗,展昭望着外面发呆。展昭最近很经常发呆,大概是过去太真实现实又太虚幻,他总是不自觉的掉进回忆的陷阱里。

那个人有点眼熟……赵爵……赵爵!

展昭看见一闪而过的人影,猛的站了起来,拐弯处,赵爵留下一个奇异的笑容,消失不见。

“怎么了?”

“没什么……”展昭对他笑笑。

两人都是秉承食不言的人,很快一顿饭结束了。

“您的帐我们卢经理给您结了。”前台暗暗打量着面前这个青年,看过去文质彬彬,温和恭谦,能让卢经理亲自打电话过来交代,看来是一个有来头的人,“卢经理请您去楼上坐。”

“卢经理?冒昧的问一下,卢经理的全名是……”

“经理全名卢方,不用紧张,经理说他只是想认识一下您。”

卢方……展昭定定心神,拉起白玉堂:“走吧。”

“喂,笨猫,你就这么随便的去见陌生人吗?”

“有过一饭之缘便已经不能算是什么陌生人了,况且……卢经理又未必有什么恶意,”展昭拉着白玉堂往上走,卢方的秉性为人他太再也清楚不过了,“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我会护着你。”

展昭拉紧白玉堂尚且稚嫩的手。手中的触感是如此的真实,清晰,温热。我会保护你的。他的心里又坚定的重复了一遍。

“你就是展昭吧,久仰大名。”

卢方的样子和展昭记忆中的那张脸有点一样,又有点不一样。还是记忆中那样的身材魁梧,气宇轩昂的样子,但是穿上了现代的西装又显出一番精明的英气来。

“卢经理您好,非常感谢您请我们吃的这顿饭,非常美味,服务也很周到。”

“哈哈,谬赞了,我们餐厅也是小本经营而已。”

白玉堂僵着一张脸坐在一边,面无表情。他双手抱胸,面色冷漠的坐在那里,满脸写的都是“小爷不好惹”。

“呃……这位是……”卢方在心中赞叹这小孩长得真漂亮,“您的……”

“我朋友的弟弟。”

“是白家的孩子吧,”卢方笑着说,“也算是我的熟人。”

白玉堂直视卢方的眼睛:“我可没见过你。”

“你如今不是见到了吗?你大哥和我也算是不错的朋友。”

“那你算是我大哥的熟人,可不是我的。”

“哈哈,”卢方被他呛了几句但也毫不在意,转头对展昭说,“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是欧阳警官向我推荐了你。”

“欧阳大哥?”

“是,我们集团最近出了一点问题,需要警方的帮助,欧阳警官向我极力推荐了你。”

……

从餐厅出来,回到家后,展昭安置好白玉堂洗漱睡觉,便摆了一张躺椅在阳台上。这时已经是深夜,霓虹灯早已亮满了开封。但往天上看,即使时不时有一些绚烂的色彩略过,但是天空还是蓝的深沉,几百年过去了,墨蓝色的天空还是如同当初和白玉堂在屋顶看到的那样。

呃……除了星星少了。

展昭看着天空发呆,想一些有的没的。屋里是白玉堂绵长平稳的呼吸,展昭不自觉的温柔的笑起来。

白玉堂……你连呼吸都那么悦耳。

好像想起了什么……刺的他眼睛疼的铜网……浑身浴血的白玉堂……白玉堂说“猫儿,别哭”……他听不到白玉堂的呼吸,也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好安静……太安静了……白玉堂……白玉堂……

“喂,笨猫!大晚上不睡觉你干嘛……唔!你发什么疯!”白玉堂半夜醒来,看到在阳台上的展昭,正想过去问几句,却被展昭一把抱住。

白玉堂一向不喜欢别人的肢体接触,但是面对展昭他却没有挣扎,展昭身上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但却干净温暖,他感觉到展昭情绪不对,绞尽脑汁却不知道怎么出言安慰。

他毕竟不是一个擅长柔情的人。

白玉堂伸出手,用小小的手臂勉强环住展昭,用力的抱紧他:“我在。”

展昭忽然眼睛有点酸。

这是他找到白玉堂的第一天。

————————

“白锦堂,你要是再赖在我公司不走,我真的叫保安上来了!”

“终于愿意跟我说话了?”白锦堂在这里待了快一天,展耀始终想看不见似的不搭理他,也不听他说话,他干脆就赖在公司,“我没有要和丁月华结婚。”

直奔主题一向是白锦堂的风格。

“你把你弟弟丢给小昭赶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展耀低头看文件,但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你要跟谁结婚,我无权干涉,也不在意。”

白锦堂内心叹口气,看这样子是气狠了:“白玉堂哪里有你重要?我和月华只是误会,我可以解释。”

“如果你过来就是为了解释,那我没兴趣听,现在你可以走了,”展耀抬头直视白玉堂,“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白总事业已经有成,到了适婚的年龄想着找个好姑娘过日子很正常……我也会有这样的感受。”展耀吐字清晰,丝毫不惧白锦堂越来越暗的目光。

“到时候白总别忘了发我一份请柬,也好教教我讨好心上人的技巧。”

“是吗?展总倒是想得开,那就让白某好好教教您,怎么讨好心上人。”

“唔……白锦堂!从我的公司滚出去!……唔……”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