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LL奈

耽于美色
[鼠猫/獒龙/楼诚]文笔渣,更新时间飘忽不定,尽量都不坑。

【鼠猫】【新课标Ⅰ卷盲狙】唯秋刀鱼和猫不可辜负

关键词:中华美食

伪路边摊店主鼠×美食旅行者猫

盲狙一发完,ooc预警。

——

“五弟我要出门一趟,我那路边摊……”

“就你那破路边摊……”白玉堂睡梦中接到电话,下意识拒绝。

“白大厨!我知道你这几天有空,我的摊子可是我的心血,交给你了!”

“我休假可不是用来给你……”回应白玉堂的,是电话那边“嘟”的挂断声。

尽管心里不愿意,白玉堂本着义气,还是在晚上推着摊子的平板车来到了小吃街。

普通的烧烤摊,大红的招牌,几张小桌子一支,椅子一摆,就是蒋平耗费了数年光阴的摊子,蒋平也曾是赫赫有名的大厨,不知道为了什么事而选择了“大隐隐于市”……

白玉堂趁着没什么客人,发起了呆。

“这里是蒋大哥的摊子?”清润的男音,温和优雅,摊前站的是挺拔如松的男子。白玉堂站起身看着他,来人有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幽黑的瞳孔有一种令人安静的深不可测。旅行包背在身后,看起来似乎是背包客。

“你是……”虽说蒋平原来名声在外,但这毕竟只是一个路边摊,白玉堂不认为这摊子会夸张到有背包客慕名而来的地步。

“我叫展昭,是蒋大哥的旧识。听说蒋大哥开了个烧烤摊,特地慕名而来。”

……还真有。

看来这位是蒋大哥的徒弟了。展昭暗自思怤着:“上个全翅吧,好么?”

把全翅按纹理切开几道,刷上油,放上烤架,果碳的热气喷涌,白玉堂看似漫不经心,却总可以在恰好的时机给全翅翻面,刷油,刷酱。展昭只点了全翅,其实全翅很考验烧烤师傅的经验和手艺,但是一个全翅怎么吃的好呢……白玉堂不知出于什么居心,默默地又挑了一条秋刀鱼上烤架。

在白玉堂专注于手上的事情时,展昭却在观察着白玉堂。身材修长,动作优雅,面容精致,真不像是烧烤店老板,像是米其林里吃饭的那些人。

展昭被自己想象中的,围着花布围裙的富家公子哥逗笑了。

白玉堂转过头,看到的就是展昭亮着一双猫儿眼,勾起嘴角笑了的样子——春天桃花开的样子。

白玉堂愣着看着展昭,两个年轻人忽然对视,毫无防备的对望,顿时整个画面暗香涌动,仿佛桃花隐匿在不知名角落大把大把的开放,怦然心动的迷醉味道。

知道烤架上的“滋滋”声把白玉堂唤的回过神来,他低下头给全翅和秋刀鱼翻了个个,低下头没有再看展昭。

展昭内心在暗暗赞叹——蒋大哥这个小徒弟长的真不错啊,看一眼可以把人吸进眼睛里。

白玉堂把东西装盘端到他桌旁,展昭伸手去接,白玉堂又想端到他面前……展昭握住了白玉堂端盘子的手。

桃花还在不遗余力的绚烂开放。

白玉堂觉得握着自己的那双手很软很温暖,让他有种反手牵上去的冲动。

白玉堂这么想着,下意识动了动。展昭触电一般的松开手,两人松开手的时候内心不知为何有点莫名其妙的遗憾。

“尝尝吧,手艺如何?”白玉堂顺势在桌旁坐下,从来没有撩过人的单身汉一下子就露出了不解风情的马脚,上来就直奔主题,“加个微信怎么样?”

从来没有被男生撩过的展昭也懵懵懂懂的被撩了一把,扫码加好友找到了一个名字叫“锦毛鼠”,头像是一只叼着锅铲,得意洋洋的Q版白老鼠。

“这是我的私人微信号,有事情可以找我。”白玉堂看着好友列表中多出来的“南侠”,和头像里挥剑纵马的侠客,毫不犹豫的把备注改成了“展小猫”。

缘分就是一种奇妙的开始。聊天只是一种渠道,拉进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没有摆摊的时候,白玉堂就在微信上和展昭天南地北的聊天,展昭一天逛很多地方,寻找当地最有名的美食,作为这个城市里最有名的大厨,白玉堂毫不犹豫的揭了那些星级大厨的底。

展小猫:我现在在“洛庐”,听说是你们当地很有名的私房菜馆?[图片]

锦毛鼠:他们家老板兼主厨姓洛,是江浙一带有名的美食世家,老板非常嗜甜,做出来的糖醋桂鱼基本没有醋。

展小猫:……好的我知道了。

每天晚上,展昭如约来到小吃街,坐在摊前看白玉堂忙忙碌碌,明明做的事便是那人间烟火,却是一派超凡脱俗的清贵。

这么一来一回,两人彼此都有一种酒逢知己的酣畅,那种灵魂伴侣的感应,无论聊什么都有共同话题……

展昭看着白玉堂忙碌的身影,觉得就待在这里……也不错。

爱情,也许真的可以让一个旅行者停下漂泊的脚步,只是旅行者还不自知。

锦毛鼠:明天我就不出摊了。

展小猫:怎么了?蒋大哥回来了?

锦毛鼠:四哥后天回来,可我的假期已经结束了……

展小猫:你的假期?你不是蒋大哥的徒弟吗?!

锦毛鼠:……蒋平是我的结拜哥哥。

展小猫:……好吧,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锦毛鼠:你明天打算去“陷空”?

展小猫:对啊,“陷空”的主厨在美食界也算有名了,这是我的最后一站。

锦毛鼠:你要走了?

展小猫:寻着美食的足迹去旅行嘛……我会回来看你的。

锦毛鼠:你明天就会知道,我到底是谁了。

“主厨,您嘱咐的那个展昭来了。”

“招待着,给他先上菜。”白玉堂平时容不下一丝不整洁的后厨,此刻摆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烧烤架,白玉堂专注于手上的秋刀鱼,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展先生,您是著名的美食旅行家,我们主厨听说您要来,特地为您准备了全鱼宴。”

“旅行家不敢当,不过是一个背包客罢了。”展昭有些受宠若惊,“全鱼宴?”莫名想起那天的烧烤摊,白玉堂看着自己吃着秋刀鱼,笑着说“猫儿爱吃鱼果然是天性”的样子,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了啊……

“展先生,请坐。”展昭被这一声唤的回过神来,一道道菜流水一般的上来。

二龙戏珠、鲤鱼三献、梅花鲤鱼、鲤鱼甩籽、蝴蝶海参油占鱼、湖水煮鱼、清蒸银边鱼、葡萄鱼、普酥鱼、蕃茄鱼片、鸳鸯鱼卷、荷包鲤鱼、煎焖白鱼、川狗鱼丸子……

“看来你们主厨是做鱼的行家。”展昭看着全鱼宴一道道菜上桌,道道色泽鲜亮,鱼肉的肉质细腻鲜美,不油不腻。

“还有最后一道菜,这上边所有的菜都是我们主厨亲手做的,特别是最后这一道,从去市场上买鱼开始,都是经由主厨一个人的手。”

包间的门打开,白玉堂端着盘子走进来。

“这是我们‘陷空‘的白主厨。”

白玉堂示意他人离开,他把最后一道菜,其实反而是桌上最普通的一道菜,烤秋刀鱼放在展昭面前。

“你现在想吃的我都会做,你未来想吃的我也可以学,你现在,还要走吗?”

“你得知道,对我来说,这世上,只有秋刀鱼和猫不可辜负。”

END

——

评论(10)

热度(59)